主页 > 认真生活 >最绝望的时候!曾想把『死人肌腱』放在Curry身上,疯狂的赌

最绝望的时候!曾想把『死人肌腱』放在Curry身上,疯狂的赌

Curry不知道,自己再次醒来时,身上可能会装着一个死人的肌腱。2012年4月25日,南加州骨科研究所,Stephen Curry渐渐失去知觉,医生Richard Ferkel在他眼前走来走去。自1983年起,他已经在上百名NBA球员身上动过刀子了。面对多数脚踝伤病,Ferkel都能在麻醉剂注射前準确知道将会发现什幺,例如结构性损伤、伤疤组织等。然而,如今台上84公斤的病人让他迷惑了。

最绝望的时候!曾想把『死人肌腱』放在Curry身上,疯狂的赌

麻醉病人前,Ferkel预测了可能出现的状况。一年前在Curry的家乡夏洛特,他的右脚踝开过一次刀,那次手术重建了两股韧带。而如今最差的结果会是什幺?完全重建,也就是说,Curry第一次手术的成果都要被推倒再来一次。如果这不可避免,Ferkel会用更好的部件,也就是尸体上摘下的肌腱,预计康复时间超过6个月。但手术也会走向另一个极端,没人知道手术后,Curry在球场上有什幺表现。他的新秀合约会在6个月内告终,他在金州勇士的未来迷雾重重。

当时手术室内的4名医生和2名护士并不知道,自己挽救了NBA的未来。Curry有着孩童般的面孔,甚至在披萨店还被要求出示证件,虽然当时他已24岁。没人相信,他会在未来成为James和Durant的噩梦。Curry当时的职业生涯令人沮丧:第一次手术后的赛季,他仅出场26次,却5次扭伤脚踝。

「他扭脚的方式和别人不一样,甚至近乎疯狂。」勇士总经理Bob Myers说。有一次季前赛对上湖人,Curry扭伤脚踝,但他只是想抄截对手的传球。面对马刺,他从后场带球向前,身边没有一人;但他的右脚竟像鱼尾一样甩到一边,彷彿是老旧的轮胎在雪地里打滑。「特别恐怖,」Myers说,「我从未看过任何人那样扭脚。」

最绝望的时候!曾想把『死人肌腱』放在Curry身上,疯狂的赌

Curry曾被认为是神射手,拥有魔术师般的能力。如今他躺在手术台上。「人们开始说,Stephen的脚踝是玻璃做的,他是第二个Grant Hill,」Barr回忆说,他是Curry在戴维森学院时的挚友。「他没有掩饰情绪,他不会在任何人面前掩盖沮丧。」大学时Curry从没有右脚踝问题。

手术台上Curry失去知觉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他熟睡时,一系列压力下的X光测试终于让医生确定,他的韧带没有结构性损伤。高清摄影机进入Curry的距下关节和脚踝处,拍到了厚厚粘稠的伤疤组织——「像蟹肉一样,」Ferkel说。还有发炎的组织、骨刺和一些碎片。在骨科见到「海鲜」很反胃。但对Curry,「那是好消息。」不到90分钟,一种类似剃鬚刀的自动装置把那些东西通通清除。不需要尸体的肌腱了。预计康复时间:三四个月。

当然说比做容易。3个月后,2012年7月,Curry和私人训练师Branden进行恢复性训练,他坦白:「过去两年,除了康复我什幺都没做。」Curry悄悄对他说,「我觉得我可能再也不能打篮球了。」

最绝望的时候!曾想把『死人肌腱』放在Curry身上,疯狂的赌

亚特兰大市区,时近午夜,空蕩蕩的飞利浦球馆里,Lyles在球员休息室旋转胯部,同时用双手抓住臀部。31岁的Lyles是鹰队新任的球员发展执行总监,他可以随意进入球员休息室。他管理球队的医疗、康复、力量和体能训练。他的前东家是金州勇士,亚特兰大把他挖了过来,如今他甚至有权自由挑选下属。提及金州勇士,James这样描述:「我在NBA历史上见过的最健康的球队。」

2013年Lyles在明尼苏达时就观察过Curry,那时他是灰狼的训练师。2012-13赛季,Curry场均拿到22.9分、4个篮板和6.9次助攻。「你能看到Stephen并不相信自己的脚踝,」他当时的队友Brandon Rush说,「他做动作很小心,也不会像过去那样得分或在篮下寻找身体接触(以获得加罚)。」2013年1月因为右脚踝伤病,Curry缺席4场。3月的一场比赛,他因为同样的伤病提前退场。最可惜的是,他在季后赛中扭伤了脚踝,他一直跛脚打球。

最绝望的时候!曾想把『死人肌腱』放在Curry身上,疯狂的赌

于是Lyles带着新技术来到了奥克兰。Lyles相信,Curry是世界上变向技术最好的球员之一,但他为追求速度对脚踝依赖太大。这个部位就像是篮球运动员身上的翅膀:若是过度使用,就会像蜡一样融化。但如果Curry可以学会其他的飞行方法呢?「球员因为脚踝而起速,」Lyles说,「但力量来自臀部。我们希望能教会Curry用臀部的力量,不要把过多的压力放在脚踝。」

「Curry的中枢神经系统是我见过最好的,」Lyles说,「这也是他在高尔夫、保龄球和投篮方面都很出色的原因。」Curry能轻鬆做出一个名叫「单腿飞机」的动作,它可以锻鍊平衡力和核心力量。10分钟,他就能让臀部像绞链一样发力,这是锻鍊下肢爆发力的基础。他甚至在Lyles的首堂训练课上,就掌握并做出教科书般的六角槓铃硬拉,这个动作可以最大化臀肌和大腿肌肉。其他球员通常需要一个礼拜。

刚开始,Curry纤细的身体只能做200至225磅的硬拉。「那个家伙永远在训练馆里,」Klay Thompson说,「Stephen按计划一点一点做。他对于身体的磨练和对于跳投的磨练,花费的时间一样多。」Curry参加训练计划的第二年,硬拉已达400磅,比自己体重的两倍还多。在勇士队,这个成绩仅次于211公分高、116公斤重的中锋Festus Ezeli。「Stephen开始知道自己需要加强身体素质了,」他的父亲,有着16年NBA经历的Dell Curry说,「伤病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才是职业生涯的基础。」他们的目标从来不是变成一个大块头:Stephen希望体重不超过86公斤,但一定要轮廓分明。Curry的下肢体能训练中90%都是单腿:单腿弓步下蹲、两腿前后开立深蹲、单腿硬拉。「如果Curry的的核心力量自认联盟第二,那没人敢自称第一。」

过去两个赛季,Curry的重点都是三秒区,这里是很容易造成小腿(脚部)伤病的区域。他在这里出手更多,命中率仅次于7个人,而那些人都比他高大。利用臀部旋转做假动作,没有人比Curry做得更好。当Curry发现自己被Kyrie Irving和Lebron James夹击时,他像柔道选手一样把113公斤的James顶到地上,并摆脱了Irving的防守,绕过掩护命中三分——这时James才刚站起来。「Curry的移动方式很特别,如果世界上98%的人像他一样移动,那幺都会受伤,」勇士助理总经理说,「我觉得会有人花钱看Curry训练的。」

最绝望的时候!曾想把『死人肌腱』放在Curry身上,疯狂的赌

过去的两个半赛季,Curry参加了3次全明星赛,获得一块FIBA世界盃金牌;打了28场季后赛,收穫一座总冠军奖盃。Curry只因脚踝原因缺席过两场比赛:一次是2013年11月,左脚脚踝骨挫伤;第二次是2015年2月,落地时右脚踩在Boris Diaw的左脚上。

在亚特兰大的休息室里,Lyles讲述了可能造成球员伤病的因素。他提到了Curry每场都佩戴的Zamst护踝,穿着专门为他量身打造的Under Armour球鞋,还有勇士通过球员佩戴的GPS和球馆里SportVU相机收集数据,估测他们的疲劳程度。Steve Kerr教练也很会给球员减压。有些训练日,Lyles会给Curry发信息让他去陪陪家人,或让他跟Andre Iguodala一起去打高尔夫。

最绝望的时候!曾想把『死人肌腱』放在Curry身上,疯狂的赌

当然,还有勇士强大的阵容。本赛季前50场比赛,Curry场均出场时间只有33.8分钟(排在联盟第32),因此他受伤的可能也降低了。上赛季他的场均出场时间是32.7分钟(排在第41)。「这些都很重要,」Lyles说,「每一件事都对保持健康有帮助。」

也就是说,任何随机事件都可能带来威胁。

如许多球队管理层一样,勇士管理层也一直尝试量化伤病的风险。Myers相信,任何随意都可能带来威胁。「但我们儘可能量化风险。」Myers说。

球队的目标是更好地利用数据。「我们的终极目标,是有一个像电子游戏里那样的疲惫指数。‘嘿,这个球员的疲惫指数是77,我们的标準是75之上的球员可以安全出场。’」显然,2012年11月1日续约Curry时,球队还没有类似的技术。被问及那笔续约,Myers笑得像个在金融危机时买下谷歌的交易员。「我希望我们能多给Curry开点工资。」他笑着说。但他也说,那时Curry刚在休赛期扭伤右脚,他被贴上了易受伤的标籤。4年4400万已经不少了。

最绝望的时候!曾想把『死人肌腱』放在Curry身上,疯狂的赌

「我们当时决定赌一下,」Myers解释,「我们在他的性格上下了赌注,在他的能力上下了赌注。我们相信,他会是那种穷尽所能重回赛场,认真训练,聪明打球的球员。」「脚踝的伤病让他训练和打球更聪明了,他想尽办法不要再次陷入困境。」说。「如果没有脚踝伤病,他也许不会有现在的核心力量。」Myers说,「伤病成就了Curry。」这并不是说,Curry现在一点也不用担心了。勇士助教Bruce Fraser每天赛前会帮助Curry热身。他担心对方会在防守Curry跳投时把脚伸在Curry身下。「我不知道Curry是否了解这件事,」Fraser说,「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他。」

经理仍然忘不掉,1月对湖人的比赛,Curry在上篮时和Roy Hibbert发生碰撞,伤到了已经不舒服的左小腿胫骨。「我简直要吓死了,」「我脑海里满是他之前受伤的痛苦回忆。」他长叹一口气,接着说:「看他比赛并没有你想像得那幺享受。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站在荆棘里。」

Curry说:「我在训练时更认真投入。做过手术后,我每天都希望能最大化自己的时间。曾有一段日子,我担心自己还能不能打球,更不要提表现出色了。现在我只是想要享受比赛。没人会喜欢手术以及康复的过程,但我确实享受自己从这个过程中走出来的样子。」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