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认真生活 >狂暴的操驾极限!上海亚太漂移公开赛-Toyo Tire Cup

狂暴的操驾极限!上海亚太漂移公开赛-Toyo Tire Cup

近来中国甩尾赛事似乎有逐渐加温的趋向,而位于上海的天马山赛车场,当然也不会在众多甩尾赛事中缺。这场由中国汽车联合会主办、东洋轮胎全力支持、威虎赛车倾尽心力打造的“东洋轮胎杯”亚太漂移公开赛,就在F1上海站开赛之前,于上海天马赛车场燃烧迷人的烟幕!不但吸引众多车手前来较量,观赛的车迷亦近万人,除了提供车手练习的机会外,也让车迷更了解甩尾的魅力所在。

位于上海近郊的天马山赛车场,是目前中国房车赛(CCC)的场地之一。

此次盛会云集来自亚太地区如日本、马来西亚、纽西兰、中国、香港、台湾等多个地区的顶级漂移车手及车队,总共超过30辆赛车参加,除了日本D1 GP参赛车辆之外,亦有纽西兰D1车手参与其中。

开幕时Toyo的中国区总监以及上海的政要都有到场致词。

为了让更公平的比赛现身于国内,首次引入三十多部卫星定位的Drift Box仪器,来监察速度、角度等变化数据,再加上不同层面的多位评审员等。

当天到场的中国车迷有一段时间可以到赛道上跟车手以及赛车合影。

受到注目的第二站
受到“中汽联”监督主办的「亚太漂移公开赛」(简称:APDO)已是第二届,去年的首次比赛为「亚太漂移公开赛-长城润滑油杯」,而这一次规模更大的就由东洋轮胎全力赞助,打造第二场的「亚太漂移公开赛-东洋轮胎杯」。

纽西兰车手出发前,领队正在作最后的叮咛。

所有车手全数使用日本五大品牌之一的东洋轮胎,更力邀亚太区东洋轮胎的漂移车队参赛,当然还有其他不同地区的参赛者一同角逐!

日本车手的烧胎秀,展开这场比赛的序幕。

去年上一届的比赛虽然邀请了现役D1 GP车手到临,但都只是担任评审员的角色,这一次则云集了当今D1 GP前列的着名车手到场参赛,包括了川(火田)真人、佐久间 达也、黑井敦史及末永正雄,而上年度参与比赛的D1 SL车手驱形行春则在此站担任评审员。

本次比赛可说是为了日本最高规格漂移赛D1的最终战而作热身,本场赛事每年都会在国内举行七个分站比赛,当中亦因应不同因素加插两站的国外赛事,在本月的20及21日就会进行D1最终之战!

在赛前的展示区,赛车準备一部部地出发。

此站有资格竞逐全年度冠军的三位车手之中就有两位就远道而来参加这个「东洋轮胎杯」,当中就是川(火田)真人及末永正雄,另一位有机会争夺年度冠军的为首位驾驶EVO.Ⅸ参加D1的熊久保信重。

但不足二十日就需要回到日本进行关键的一战,为何仍会抽空来到上海参加比赛?当然就是因为之前所提及的五位日本车手都是东洋轮胎的赞助车手,当然要来到这个有中国梦幻之都的上海与其他车手较量一番了!

本车可说是本次大赛最奇怪的一部车,据说是三菱的老车植入了4G63的引擎。

A车与B车?
在此为大家解说一下四位车手在日本D1 GP之中比赛的参战车,川(火田)真人及佐久间 达也驾驶S15、末永正雄驾驶FD RX-7、黑井敦史就驾驶PS13。但在上海天马山这次看见的参战车都有少许分别,佐久间达竟然驾驶一部RPS13参赛!?

再细看之下,就发现原来就连川真人及末永正雄的赛车亦都有所不同!细问之下,原来以上两位车手都有自己的A车及B车,A车主力是参与日本的D1 GP赛事,而B车就是主要用作出国比赛、表演或参展之用,两车的不同之处主要在于一些高性能的改装有别,从外观上、基本改装都一样。

当然最重大的原因就是因为川(火田)真人在本年度的比赛中暂时排于积分榜首,对最后一战的比赛更加严谨,何况对手是极强的熊久保信重及末永正雄?得悉用上B车之后,就发现外观上最明显不同的是没有了防滚架、大容量卡钳、序列式直齿变速箱等。

天马山赛车场赛道非常狭小,一不小心有可能就像图片中进入缓冲区。

[NextPage]

具有政治因素的比赛分组

今次的比赛跟去年相比多出了十多部,且碍于中国参赛者的水準差别较大,所以就区分了国际及国内组别。在单车行走计分后就只有十六强参与国内组,十四部被编排于国际组,当中国内组胜出的两部战车可以一併进入国际组进行十六强的较量,与众高手比拼!

国际组就有马来西亚、纽西兰及日本的车手,国内组由于政治问题编排了中国、香港及台湾在其中,真正参与比赛的车型方面包括PS13、RPS13、S14、S15、GT-S、A31、JZX100、GDB等。

在国内组别中,香港及台湾的漂移资历都较深,赛前已被看高了一线,但国际组方面,在未看过练习之前就会认为日本的D1车手有九成机会可以夺标。

但看完练习之后发现三个国家的车手实力极之接近,尤其三位纽西兰的外藉车手更令人感到疯狂,实力绝不下四位日本车手,龙争虎斗的一战在所难免!

张盛钧一路过关斩将,一路冲到国际组第三名。

而这次代表台湾出赛的资深甩尾车手张盛钧在未比赛之前表示非常担心,因为所有车手都有适合练习漂移的场地及车种,至于刚到中国的张盛钧则是连练习的时间都没有且车还是临时整备出来,真是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不过幸好靠着车队人数众多且技术精良的维修技师,以及在观察席上由台湾日东轮胎陈老闆为他带来热情的台湾啦啦队,还是一路过关斩将,来到国内组的冠军决赛与香港车手吴智邦一决高下。

深圳地区的车手也不远千里来到上海出赛,虽说经验较为不足,但潜力无穷。

第一轮是驾驶S13的吴智邦先行,在进入第一个弯角的时候,尾随的张盛钧做出的甩尾动作似乎不太顺畅,接着亦被吴智邦慢慢抛离,如果第二轮比赛,吴智邦能够保持状态的话,相信冠军在望了。

不过到了第二轮比赛,吴智邦在第一个弯角失误掉头,结果痛失今次的冠军宝座,最后获得了亚军一席位,而本组冠军由张盛钧夺得。不过两人都还是拿到了晋级国际组,可与日本车手一较高下。

也有车手将硬皮鲨(中国叫翼豹)改为后驱来参赛。

令人兴奋的国际组赛事

而到了国际组之后,首轮爆冷的就是日本D1名车手川(火田)真人被纽西兰选手淘汰,不过看出来是川(火田)烟真人使用B车且有所保留实力的缘故。

而在少了头号对手的张盛钧更是加足马力,虽然在八强赛的第一个弯角有点失误而被入籍纽西兰的钱洪申抛开少许,不过到了第二轮比赛,钱洪申在后面所做出的动作并不连贯,虽然没有被抛开,但大会决定今次胜利由张盛钧夺得。

日本车手对决可说是场上最精采的一幕。

四强赛时对决驾驶S13的黑井敦史,第一轮比赛先行的是张盛钧,由于车辆马力的问题,使上混身解数都不能够把后面超过500匹马力的的黑井敦史摆脱,到了第二轮比赛,在第一个弯角张盛钧因一次失误,结果明显胜利由黑井敦史夺得。

深圳地区的车手是目前中国地区甩尾赛最重要的支柱。

不过在季军赛时,先行是纽西兰籍的上海车手朱元路,他的表现极之稳定,但尾随的张盛钧表现亦不弱,一直都能够紧随其后,相差的距离大概只有不足一个车位。

而到了第二轮比赛,整个赛事都表现理想的张盛钧,在入第二个弯时已将朱元路轻微拉开,经过两轮比赛后,国际组的季军由张盛钧夺得,可说非常不易。

虽然赛后有中国媒体报导说张盛钧运气相当好,因为抽籤都能避过很多日本与新西兰的高手,但笔者在观看完整场比赛后认为,以其程度,如果可以搭配上调教更好的战车,相信成绩不仅于此。

亚太漂移公开赛的最终战,亦算是一场D1大战,因为两位车手同样是属于现今的D1车手,但战车却有少许分别,由于末永正雄是驾驶着他的后备车,所以在发挥方面可能会有少许影响。

首先第一轮的比试是由末永正雄先行,两位车手都以华丽的漂移过弯,距离都不足半个车位,情况就有如看表演一样。

到了第二轮的比赛,由上年冠季黑井敦史先行,虽然两者的表现不相伯仲,但马力始终有一点差距。结果黑井敦史在这轮比试将末永正雄拉开,最终获得亚太漂移公开赛冠军的是黑井敦史,亚军由末永正雄夺得。

日东轮胎的陈先生专程带着加油团赴上海为张盛钧打气。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季军战与张盛钧对局的朱元路,虽是去年国内组的冠军,不过在本次大赛的国际组八强赛事时却让大家有所争议。

一开始朱元路先行,朱元路凭着个人技术与战车的马力,很快将纽西兰车手Johnny Udy拉开,到了第二轮比赛,Johnny Udy先行,但在进入第一个弯角的时候,朱元路失误掉头,结果被Johnny Udy大幅度拉开,最后大会却判定朱元路胜出今场比场。

朱元路是目前最佳的中国甩尾车手之一。

而这场比赛亦是备受争议的一场,至于比赛评分就只有大会评判才知道,我们亦很难断定,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主场优势,不过代表上海SRT车队的朱元路绝对是目前中国最好的漂移车手之一。

本次四名日本车手在中国表现华丽的甩尾技巧,让许多车迷目瞪口呆。

比赛最后在四位车手的甩尾秀中划下了句点。

本次漂移赛的採访感谢香港HT杂誌的斌哥与伟哥的大力帮忙。

川(火田)真人专访

谢Q:加入NOS后的赛车提昇的重点在哪里?
川A: 简单说可帮助整体加速时的Power Band,在低转时NOS的注入配合2.2L的扭力可让我快速烧胎,而中高转速时有Turbo加入及NOS的帮助下,可做出各式难度高且华丽的甩尾漂移动作,它真的是非常配合漂移的需求。

谢Q:本年度赛车在加宽车身的好处又在哪?
川A:当然是操控与稳定性上更加得心应手,尤其于高速漂移之下的Handing更为明显,完全是两部车的感觉。

谢Q:为何一直选用S15,而不选择Z33、JZX100、GT-T等车型呢?
川A:因为我个人认为S15的平衡性最高,论引擎输出、整体重量、操控节奏都很平衡,其他车种试过都有头重尾轻的缺点。虽然六缸引擎可有更佳的马力与扭力输出,但现在加入NOS、2.2 Kit以及大号涡轮后的赛车也相当不错,已不输给其他车手了。

谢Q:本年度赛季只剩下一站,仍有二位车手可以威胁到你的冠军位置,你认为那一位车手较具威胁?
川A:喔…沉思中)应该是黑井桑吧!呵呵…(面带神秘的微笑)

谢Q:除了日本本土以外,你最喜欢那一个地方的D1比赛?
川A:美国吧,那高速的赛道、观众的热情及黑夜的快感是日本没有的。

谢Q:本次大赛的除了你已熟识的日本车手,还有哪位车手让你印像深刻?
川A:我不知道名字,但我觉得那个没有前面保险桿的车手(指的是张盛钧)让我觉得他的稳定度及平衡性都已有一定水準,且操控相当狂暴,很适合作为甩尾赛的车手。另外,中国的朱元路也还不错,以及淘汰我的纽西兰车手也让我印象深刻(笑…)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