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悠生活 >《李筱峰专栏》台北地名的故事

《李筱峰专栏》台北地名的故事

《李筱峰专栏》台北地名的故事

「台北」的名称,在台湾历史上很晚才出现。1884 年日本发动牡丹社事件侵入南台湾,事后满清政府才意识到台湾的重要,乃增设新的行政区,南部有恆春县,北部增加台北府。「台北」的名称自此才出场,已经是满清领台的第 191 年。当时台北府辖三县(新竹、淡水、宜兰)、一厅(基隆厅),比现在的台北市範围大很多。

《李筱峰专栏》台北地名的故事平埔族先民的遗迹

台湾早期的祖先都属南岛民族,北台湾的南岛民族则属于平埔族中的凯达格兰族。凯达格兰族虽已融入我们世居北台湾的住民的血液中,不易辨认,但是从台北市内的许多新旧地名,仍可以清晰看到我们凯达格兰人祖先的身影。

台北旧名「大加蚋」(或「大佳腊」、「塔加勒」,同原音译),今天台北盆地中央到东部的基隆河、新店溪流域间一带,涵盖今日台北市的大部分,包括松山、内湖一带,早期叫做「大加蚋」,这是平埔族凯达格兰人的发音。现在台北东园附近以前有加蚋仔庄,现在当地居民还有人称当地为「加蚋仔」,当然是「大加蚋」旧称的延用。

万华旧称「艋舺」(也写成「蟒葛」、「蚊甲」或「莽甲」,都是相似的读音),出自平埔族语「独木舟、小船」之意。淡水河边停泊许多独木舟小船的市集之地,被称为「艋舺」。

位于淡水河与基隆河交口附近,台北大同区哈密街、保安宫一带,叫做「大龙峒」,这里早年有凯达格兰族的大浪泵社。「大浪泵」与「大龙峒」闽南语读音相同,是同源的音译。

凯达格兰人称温泉为 Pattsiran-na,汉人以「八芝兰」、「八芝林」音译,后来演变成「士林」。

捷运淡水线有一站叫「其哩岸」,该站附近是早年凯达格兰族的「其哩岸社」所在地。

《李筱峰专栏》台北地名的故事

「北投」是凯达格兰语的音译,原意为女巫。有女巫居住的地方,称为北投社。「北投社」分为内外两社,内社的原址在北投附近,外北投社的原址在新北投。

北投地方有「嗄唠别」的地名,位于今天桃源国小南方到捷运线一带,为以前凯达格兰平埔族的社名。

着名的「社子岛」,是基隆河与淡水河教会而成的沙洲。「社」当然是平埔族的聚落(优越感的汉语族人所称的「番社」),即凯达格兰族「毛少翁社」(亦称「麻少翁社」)的所在地。在当地的基隆河支流还被称为「番子沟」。

松山基隆河南岸有一条「塔悠路」,这名称是源自于早年这一带的凯达格兰族的「搭搭攸社」。所谓的「搭搭攸」,为女子头饰的一种。《台湾府誌蕃俗章》如此记载:「用白狮犬毛作线如带,宽一寸余,嫁娶时戴之,蕃人最重之云云。」

松山旧称「锡口」(全称「麻里锡口」或「麻里折口」、「猫里即吼」),因早年有凯达格兰人的「麻里锡口社」在此。有一说,「麻里锡口」是指女性的性器,平埔族人不似汉语族的虚矫教条,不视性器为汙秽。

松山一代早年也有「里族社」,原址在基隆河南岸的旧里族附近,后迁内湖新里族。

从地名看到地貌环境

「圆山」,顾名思义,是丘顶圆形而孤立的山。

阳明山旧称「草山」,因山上多茅草。

「大直」,因为此地平坦宽广,形呈笔直而得名。

「南港」,因位于基隆河的南岸。

士林天母一带有「三角埔」的地方,是一个呈现三角形埔地的地方。

在沙洲的尾端,称为「洲仔尾」,再以谐音雅化为「洲美」。

士林磺溪街一带有「兰雅」地名,亦称「湳雅」,原称「湳仔」,意即低洼浸水之地。后将地名雅化为「兰雅」,因为「兰雅」与原来的「湳仔」的闽南语读音接近。而磺溪街,也因旁边有硫磺的溪水。

先民垦殖的身影

先民从事垦殖,多合力进行,也因此产生地名。垦首合股向官方领得某地域荒埔地的垦照,共同出资广招垦丁从事开垦,垦成后地名常以「股」为名;垦成之后,将其股份分得之土地再细分,后来在该地形成聚落时,常以某垦首分得之「份」、「分」为地名。例如:士林区有「七股」、南港区有「四分仔」、内湖区有「五分」、「五分火炭坑」、「十四份坡内」、北投区有「十八份」。

垦成的聚落有防御设施,因此出现「木栅」(文山区)、「土城仔」(大同区)。

土地开发以几张「犁」开垦几「甲」地计,于是出现「甲」、「张犁」的地名,台北地区属于此类地名者,如龙山区有「八甲街」、大安区有「十二甲」、松山区有「三张犁」、大安区有「六张犁」、龙山区有「八张犁」。

土地开发非有灌溉设施不可,埤塘因而也成为地名,如,大安区有「埤头」、「埤仔脚」、龙安坡(坡係陂、埤的误写)、中山区有「上埤头」、大同区有「下埤头」、松山区有「中埤」、「永春坡」、内湖区有「新坡尾」、「十四分坡内」…;「双连」原名「双连埤」,因过去此处有两个水埤;景美旧称「枧尾」,「枧」是设在地上用以通水的竹管,在枧的尾端处,称「枧尾」,后来以闽南语谐音雅化为「景美」。

农业生产需要储仓,「古亭」原来叫做「古亭仓」即源自此意(另一说详后)。

稻穀收成需要广场晒穀,晒稻穀的大广场,称为「大稻埕」。

垦户垦成后,官府设馆收租之处通称「公馆」。所以,台大附近有「公馆」,文山区有「顶公馆」、「番仔公馆」,士林区有「公馆地」等地名。

农产品贩卖处也曾成为地名,例如万华曾被称为「蕃薯市」(又称「欢慈市街」),因为是贩卖蕃薯的市集。后来闽南语谐音变成了「欢慈市」。

反应移民聚落

「朱仑」旧称「朱厝仑」,是朱姓移民群落聚居地。

大同区、中山区有「诏安厝」,则是福建诏安移民的聚落。

士林的「芝山巖」,是福建漳州籍的移民,以其漳州的名蹟芝山来命名。

原汉关係的地名

汉人移民创建聚落于原住民平埔族社附近,产生原、汉关係。带有「番」字的地名,都是自以为优越的汉人对原住民的称呼。如「番仔公馆」。

再者,在汉人与平埔族区域交接处,立石碑以区隔,防止汉人入垦。后来时「石碑」误写成「石牌」。今北投区的「石牌」地名即因此而来。

「古亭」的另一说法,旧称之一为「鼓亭」,亦即在汉语族区与泰雅族区之间设有了望亭,亭上有鼓,远眺发现有泰雅族人来袭即敲鼓示警,故称「鼓亭」,后来以同音字转写成「古亭」。信耶?非耶?天晓得!

神话传说

士林附近的「剑潭」,是一个充满神话传说的地名。1732 年(雍正 10 年)台厦分巡道伊士良所着的《台湾誌略》如此记载:「剑潭有树,名叫且茄冬,高耸入天,树围粗大容几人合抱,傲然峙立于潭岸。相传荷兰人插剑入树,茄冬树竟然生皮合闭起来,剑于是藏于其中,是故名为剑潭。」;但民间则进一步传说:郑成功把荷兰人逐到此地,荷兰人将剑投入潭中逃掉,是故称为「剑潭」;还有更神奇的说法,郑成功骑马来此,听闻潭中有妖魔,乃挥剑插入潭水中除妖,所以叫「剑潭」。当然这些都是荒诞无稽的神话,郑成功赶走荷兰人在台南四个月之后就过世了,怎可能跑来台北士林剑潭?乾脆说他来士林夜市吃宵夜,不是更过瘾?

充满两个殖民政权的标记

台湾近百多年来历经两个外来政权统治,前者是日本的典型殖民政权,后者是被学者称为「迁佔者」(settler)政权的中国国民党。这两个外来政权,都让台北市充满了殖民性格。从地名、街名的变易,充分显示出来。

1920 年日本当局施行台湾地方改制,全台大改地名。台北也不例外,例如:「锡口」改名「松山」,以日本四国也有此名;「艋舺」改名「万华」,因「万华」日语发音「ばんか」与「艋舺」音非常接近;台北市当时分 62 町,全部都以日本式的名称命名,如:「宫前町」、「荣町」、「明治町」、「大正町」、「昭和町」…。基隆河上的桥叫「明治桥」。

中国国民党来后,也大改地名、街名。例如:草山变成「阳明山」;基隆河上原来的的明治桥,变成「中山桥」;宫前町变成「中山北路」;荣町变成「衡阳路」;明治町、大正町统统改以中国大陆的地名来取代。整个台北市的街道都用中国大陆的地名来命名,什幺南京东路、重庆北路、广州街、昆明街、西宁南路…,国民党一时无法「反攻大陆,重整河山」,但是放眼台北市,大好河山俨然在望!此外以「大同」、「忠孝」「仁爱」、「信义」、「民族」、「民生」、「三民」、「中正」、「中山」…等四维八德及国民党政治色彩的区名、里名、街名,也纷纷出笼。

从日本时代到国民党时代,地名、街名的变易,都充满外来统治者的符号标记,矇盖着殖民地色彩

《李筱峰专栏》台北地名的故事以地名认识台湾
    作者:李筱峰出版社:远景出版日期:2017/12/27博客来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