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悠生活 >打伤枕边人醒来很疲累梦境成真柏金逊先兆

打伤枕边人醒来很疲累梦境成真柏金逊先兆

打伤枕边人醒来很疲累梦境成真柏金逊先兆打伤枕边人醒来很疲累梦境成真柏金逊先兆

(香港讯)什幺是睡眠周期?为何有些梦境特别清晰,有些却无法想起?家庭医生郑志文指出,人一生约有三分之一时间用来睡眠,家庭医生常常遇到病人询问有关睡眠的问题,例如明明睡了为何却像没有休息过?为何有些梦的印象特别深?其实这与睡眠周期关係密切。

“简单说,睡眠周期可分为快速眼动睡眠(Rapid Eye Movement,REM)及非快速眼动睡眠(Non Rapid Eye Movement,NREM)两个阶段,每个周期约持续90分钟。”

他说,根据科学研究,人之所以要睡眠,除了因为身体需要休息,还有助脑部排走新陈代谢下的废物,以及巩固脑部记忆。

“在NREM阶段,身体机能减慢,呼吸变浅,心率变慢,血压下降,肌肉鬆弛,脑部亦进入休息期,眼球会停止转动。当进入REM阶段,脑部则开始活跃,发梦期开始,如果在这阶段中醒来,梦境会比较印象深刻。”

“鬼压床”好发于青少年

他表示,大部分人应该都曾经历过,从睡梦中醒来后,身体却无法动弹,而且通常发生在噩梦之后。

正常的睡眠周期,当进入REM阶段,脑袋变得活跃并开始发梦,这时人体的自我保护机制会令身体肌肉失去活动能力,以防身体按随梦境移动而受伤,只余下眼球、听觉及呼吸系统保持运作。

“如在这期间突然醒过来,身体有可能未反应过来而无法活动,不过这情况很短暂。所以有人指念经有帮助,其实只是因为念经需时数分钟,身体慢慢可重新移动。”

他补充,“鬼压床”较常见于青少年身上,因为他们处于发育阶段,脑部功能未成熟。不过,如果问题经常出现,例如每星期都会发生,就有可能是由其他问题引起,包括情绪病、睡眠障碍或药物问题等,最好尽快找医生诊断。

醒后记得梦境内容  侦测脑电波确诊RBD

何谓梦游?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精神科学系系主任荣润国指出,梦游一般是指病人在睡眠状态中起床活动的行为,大部分可以自行回到床上;梦游当刻,病人脑部活动是处于休息状态的NREM阶段,所以醒来后对做过的事不会有记忆。

“此外,还有一种叫做快速眼动睡眠障碍症(REM sleep Behavior Disorder,RBD),病人在‘梦游’活动时,处于脑部高度活跃的REM阶段,所以醒来后会清晰记起梦境内容,两者不能相提并论。”

他解释,在REM阶段,脑部虽然活跃,但肌肉处于鬆弛状态;患上RBD,病人却可以如实做出梦中的行为,令到“梦境成真”。由于这些病人的梦境一般都是被人追或跟人打架,反映在动作上便会大声叫、手舞足蹈,甚至有病人会在床上跳起,容易伤害到自己或枕边人。

根据统计,8成病人会打到自己或伴侣,当中一成出现骨折,所以一定要接受治疗。

勿强行摇醒病人

“其实这样反而增加病人的窒息风险,我建议由改变家居环境着手,床附近不要摆放可移动的东西,例如钟、刀、电视机、电话;床上多放软枕,又或选择较矮的床架,以防在睡梦中跌下床。”

他强调,针对RBD的症状,可以从药物入手,例如使用安眠药、褪黑激素等,大约6至8成机会可减少病人动手动脚的情况。

有人曾问如家属患有RBD,应否在发作时立即叫醒他?他建议,最好不要强行摇醒病人,因为他有可能将你当成梦中的敌人而施袭。较保险的方法是即时开灯,然后大声叫醒他,不用担心有什幺后遗症。

他提醒,确诊RBD的黄金标準,是让病人留院接受睡眠检验。因为在某些情况例如睡眠窒息、饮用过量酒精下,当事人也有可能出现大叫或动手动脚的行为。

“即使用手机拍到当事人在睡眠中的异常表现,医生也无法分辨病人处于哪个睡眠阶段。最準确的方法是用仪器侦测当事人的脑电波及肌电图,即使病人没有移动,但如发现当事人在REM阶段肌肉仍保持张力,就可确诊RBD。”

及早发现治疗  可减慢脑退化

快速眼动睡眠障碍症(REM sleep Behavior Disorder,RBD),俗称“发梦期梦游”,是一种睡眠疾病,除了病人会伤害自己及枕边人,此症还被视为柏金逊病一个重要的临床前期症状。

现时医学界对脑退化症所知不多,只估计与脑蛋白质分泌缺乏有关,未能製造神经传导物多巴胺(dopamine);即使採用针对缺乏多巴胺的治疗,也是治标不治本,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当出现脑退化症状时,病人的脑细胞已有4至8成损坏,治疗已太迟。

中大医学院精神科学系系主任荣润国指出,根据世界研究数据显示,约9成RBD患者会在5至10年内,出现柏金逊类脑退化,所以如能及早发现RBD病情,便有机会在病人脑细胞受损前尽早接受治疗,或减慢脑退化的速度。

研究疫苗预防脑退化

他补充,柏金逊症的根源可能与我们肠道微生物群有关,便秘是RBD临床前期症状之一,了解柏金逊症演变至发病的过程,有助开发针对性预防或治疗方法,提前介入处理。

“现时医学研究也集中在前期治疗上,例如预防脑退化症的疫苗等,只要研究路线图清晰,就有机会找到治疗方法,病人不要灰心及放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