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X悠生活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最出色的球队善于从小处着手。每支球队都会有容易做出选秀决定的那一刻,但是那些被人们业已称道的球队和其管理层们会抓住最细小的决定,持续最大化着他们手中的天赋。其中的一个例子就是次轮秀[注1]。儘管次轮秀很少有能成长为全明星的球员,但在每届新秀中总会存在一些被人忽视的璞玉。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2018届的夏联已经打完了,虽然通过这些比赛我们只能管中窥豹,但是次轮秀中的一些球员还是展现出了给他们球队以巨大帮助的潜力(比如Mitchell Robinson,De’Anthony Melton,Svi Mykhailiuk)。球队通过次轮选秀权选中值得培养的轮换球员已经是一笔重要的回报了,但其实还可以通过新秀合约来进一步放大这些新秀的价值。

绝大多数的次轮秀的薪资都是(或者说接近于)底薪,但对球队而言,实际上合约年份才是最重要的方面,而不是薪资。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四年合约

次轮秀会在1到3年的合约结束之后,以受限制自由球员(RFA)的身份试水自由市场。但如果他们签下的是一份4年的合约,那幺到时候合约正常结束的他,就会以完全自由球员(UFA)的身份出现在自由球员的市场上。对于次轮秀效力的球队而言,两者有着云泥之别。球员RFA的身份,不仅让球队有着可以匹配来自其他球队任何报价的权利,而且在大多数情况下也能降低其他球队对球员报价的兴趣。

所以就结果而论,与次轮秀签下一份为期四年的合约,对球队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但是,这份合约里对球队有利的一面是,4年合约里的第四年,将会是一个球队选项年。这样的合约结构给了球队在处理上的灵活性,比如我们就可以用Nikola Jokic和TJ McConnell来举例子。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如果次轮秀成为了像Nikola Jokic那样的球星,那幺球队就会不执行第四年的选项,从而在球员以RFA身份试水自由市场的时候紧握手中的匹配权利。另一方面,如果次轮秀是一名不错的轮换球员,但是并没有优秀到球队非得留下他不可以的话,那幺球队就会选择执行合约的第四年选项,从而廉价留住球员再打一年,这也是76人队TJ McConnell所做出的选择。[注2]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一年合约

对次轮秀来说,签下1年合约的情况相对较少。作为球队来说,签下一份1年的合约并没有太大吸引力,因为将会让他们对球员未来的合约失去控制权,所以想选择这种方式的球员,一般都会签一份两年,其中第二年还是无保障的合约。那也就是说,这里还是有一些例子值得来探讨的。

最近几年里最符合这种合约的例子是KJ McDaniels。当时的费城76人正处于过程之中,并且习惯于同次轮秀和落选秀签下「辛基式」的合约(一份为期4年的底薪合约,后两年都是无保障,这样最大程度上控制了球队的薪资)。

但是KJ McDaniels的经纪人 Mark Bartelstein并不想要这样的合约(根据当时YahooWoj的报导):

与签下一份年份更长,同时保障了一些薪资的合约不同,McDaniels签下了为期一年的无保障合约,年薪50.7w。McDaniels这是赌自己的能力,如果他能做到:

1. 入轮换阵容,并且获得稳定的出场时间(他事实上在那些天赋平平渴求提升自己的的76人球员中锁定了一个轮换席位)。

2. 在新秀年里展现出足够的潜力,从而合约结束以RFA试水自由市场的时候得到一份更大的合约。

3. 保持健康

McDaniels的自信得到了回报,他在之后与火箭签下了一份3年1000w的合约,这也比他原本与费城签约4年赚的要多。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但大多数球员就没有这幺幸运了。同年进入NBA的Glenn Robinson III也跟McDaniels一样,签下了一份一年50w的部分保障合约。不过Robinson没有完全挤进明尼苏达的轮换阵容之中,同时也没有表现出足够的潜力再获得一份更好的合约。他在之后的自由市场中,签下一份3年但是只有第一个赛季是有保障薪资(110w)的合约。[注3]

次轮秀争得上场机会尚且还是难事,所以保障合约对他们来说相当的重要。对于McDaniels和Robinson这样,有自信视自己潜力的重要性远超保障金额的球员而言,他们在打完一年之后就有机会得到第二份合约的垂青,但这样的球员毕竟是少数。不过一份为期一年的合约对另一种次轮秀而言也有所帮助(比如那些打不上NBA轮换的球员)。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2015年的选秀大会上,76人在56顺位选中了JP Tokoto,球队打算把他放养在欧洲联赛。但是Tokoto有着别的打算,他与球队签下了一份一年无保障(50.7w)的合约。当时的76人阵中人数众多,签下合约的Tokoto进入轮换的机会也几近渺茫。结果也确实如此,5场热身赛之后他就被76人裁掉了,而他也没有拿到一分钱。但这还不是Tokoto所有的损失。76人裁掉了他之后,球队也失去了次轮选秀权所拥有的权利,Tokoto严格意义上不再属于联盟任何一支球队。

如果Tokoto同意征战海外,他除了可以赚到来自海外的合约薪资,同时他的NBA签约权依然会在76人手里。即使他在海外表现出色,Tokoto依然只属于一支球队。

不过Tokoto即使经历了金钱上的损失,但是签下一年的合约对他来说有着比放养海外更多自主选择加盟其他球队的可能。虽然他的NBA梦想时至今日尚未完成,但是这份一年的合约给了他更多的机会来寻求联盟里其他球队的兴趣以及找到合适自己的球队。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两年合约 vs. 三年合约

从球队的角度而言,次轮秀的3年合约看上去会是最适合球队的那种:三个赛季的廉价合约配以球员客观的产出,合约结束的之后还有着球员的匹配权以留住球员。但是球队和球员之间并不总能达成三年的合约。

每支球队[注4]都可以与球员签下一份底薪合约,但是底薪合约最多只能签两年。如果一支球队既没有薪资空间,也不能/不想拆分中产条款来签约队中的次轮秀的话,那幺底薪签约一到两年是他们剩下的唯一选择。在明年夏天Jordan Bell成为受限制自由球员之后,我们可能会看到这种合约存在的问题。

2017年夏天,金州勇士的薪资已经远超薪资上限,而球队选择了用全额中产签约Nick Young。这样的话,他们唯一能签下当时还是新秀的Jordan Bell的方式就是底薪签约。这就意味着Bell要拿两个赛季的底薪。这对即将迎来2018-19赛季的勇士来说还是有作用的,他们有着这名薪资廉价(140w)却又具有实力的角色球员。

然而明年夏天勇士可能就要承受来自Bell这份合约的痛楚了,尤其是如果Bell收到了一份不错的报价时。好消息是,勇士还能匹配任何球队对于Bell的出价(还好他是RFA),不过,随着球队的奢侈税水涨船高,以及同时需要续约完全自由球员Klay Thompson和Kevin Durant的情况下,勇士老闆可能不会愿意付出那些足以留Bell在湾区继续打球的合约金额。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如果届时真的发生了,也不会有人对勇士这样的情况而落泪,但这确实是一个二轮秀合约所带来的蝴蝶效应的不错的例子。如果当时勇士能从中产特例中分出一点给Bell的话,那幺他们就能以底薪的价格留下Bell多打一年(当然,Nick Young可能会因为勇士没有提供本队最大可能的出价而另投别队)。

到本文发表之前,2018届次轮秀中接近一半的球员已经与母队签下了合约。(到现在为止)除了一名球员以外,其余次轮秀签下的合约都至少是3个赛季,并且薪资都(略超或)基于底薪。唯一一个例外的球员是曼菲斯灰熊的Jevon Carter。他的情况和Jordan Bell类似,灰熊已经没有薪资空间,并且用全额中产(864w)签约了Kyle Anderson,所以球队只能和Carter签约底薪合约。

次轮秀的抉择,球队的烦恼:NBA边缘人的薪资和年限有讲究?

Arenas条款

对比3年的合约,2年合约有着一个潜在的好处:那就是Gilbert Arenas条款。Arenas条款仅适用于那些只有一到两年球龄的球员,并且限制了该球员新合约第一年的薪资。我举Fred VanVleet的例子来讲解Arenas条款是如何使用的。

在完成了与多伦多暴龙的两年合约之后,VanVleet进入了今年的自由球员市场。因为他只有两年球龄,所以他适用Arenas条款,其他球队给他提供的报价中,第一年的薪资不能超过全额中产的数字(864w)。而如果他之前完成的是一份3年合约的话(这样的话Arenas条款就无法适用),他可能赚到的钱将会比现在增加接近50%。

NBA球队摆烂的其中一个原因是选秀权背后存在的巨大价值。从签下廉价的首份合约,到未来以RFA身份试水自由市场,新秀所带给球队的长期影响远不同于球队建设的其他方面。一般我们都会站在乐透籤或者首轮秀的角度去考虑这些问题,但如果球队开的合约合适,次轮秀和落选秀同样可以发挥出类似的价值。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