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云生活 >《李筱峰专栏》天安门事件中的二二八模式

《李筱峰专栏》天安门事件中的二二八模式

《李筱峰专栏》天安门事件中的二二八模式

30 年前北京爆发天安门事件,我发表以下拙文。在纪念六四 30 週年的今天,重贴拙文,不知能给对历史没兴趣的青年什幺警惕?

【天安门事件中的228模式】李筱峰

(原载 1989 年 6 月 26 自立早报)

省府主席邱创焕答覆省议员苏贞昌等人的质询时表示二二二八事件与天安门事件性质不同,不该相提并论。其然乎?岂其然乎?二二八事件固然有与天安门事件相异之处,但两事件相仿之点,倒也不少。今以个人研究二二八事件一得之愚,将两事相提并论一下,看看天安门事件中所出现的二二八模式。

镇压前的开明假象

二二八事件之初,由各级民意代表组成的「事件处理委员会」每天开会,提出政治改革的要木,行政长官陈仪不但派公署的官员参加,而且接见请愿代表,并且应允代表提出的改革要求。等到三月八日以后,陈仪确定中央派来的援军已出发来台之后,他立刻翻脸改口,宣称「处理委员会」的耍求已几近「叛乱」,是「非法组织」,乃採高压手段。

《李筱峰专栏》天安门事件中的二二八模式

这次中共当局处理北京的学生运动,初期官方也会见学生代表,李鹏并探视绝食的学生,并否认说过学生运动为「动乱」,可是等到「解放军」齐集北京后,镇压「动乱」的行动就开始了。

大屠杀的美丽说词

二二八事件中,陆军第二十一师抵台后,陈仪广播宣称:「我此刻以十二万分的诚意告诉最大多数的善良同胞,我的宣布戎最,完全为了保护你们,你们千万勿听奸人的谣言….,对于守法的同胞,决不稍加伤害。….:我的再宣布戎最,完全爲了对付绝少数的乱党叛徒,他们一天不消减,善良的同胞一天不得安宁。」(见一九四七年三月十一日《台湾新生报》)。

这种句型,在天安门事件中,也重新拷贝了一次。试看中共戒严当局採取军事镇压所宣布的理由:「为了维护已经受到成胁的人民的财产,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根本利益,执行戎严任务的部队在忍无可忍的清况下,被迫依法採取了坚决的措施,严惩一小撮反革命暴徒….」「党和政府坚决保护广大青年学生的爱国热情,对于煽动和製造动乱的极少数人,必须坚决子以揭露。」

对学生的集体屠杀

二二八事件中,有许多大学生和中学生出面参加会议,或组成治安维持队,维持治安。因此,在大屠杀来临后,许多学生惨遭集体杀害。例如三月八日到九日早上,许多在圆山附近维持治安的学生被屠杀,尸体投于圆山之下。基隆地区有青年学生二十人被军队割去耳鼻及生殖器,然后用刺刀戳死。据台湾旅沪六团体的报告,当时被杀害之人民以青年学生为最多。

这次天安门前的大屠杀,也是学生死得最多。「解放军」在消灭那些中了「西化思想毒素」的学生,与当年国民党军队在消减那些具有「日本思想遗毒」的学生,其心态与性质并没有什幺不同。

《李筱峰专栏》天安门事件中的二二八模式枪毙人犯示众的手法

二二八事件时,许多被认定为叛徒乱党的人,动辄就当众处决。例如,台南市的汤德章律师,在台南市的民生绿园遭枪毙示众。画家陈澄波、医师参议员潘木枝、卢鈵钦、柯麟等人,被绑赴嘉义市火车站前枪决。南县商会理事长黄妈典也在新营当众枪决。

我们看这次天安门事件,枪决人犯也是在数千人圉观下进行,

对知识分子的迫害

陈仪当年借用军事镇压的余威,整肃了一批他视为眼中钉的知识菁英。像林茂生、施江南、陈炘、阮朝日、王育霖、宋斐如、张七郎、林连宗、吴鸿麒.,..:等高级知识分子,都在没有参加任何暴动之下被捕週难。

这次天安门事件后,中共当局也通缉许多没有参加暴动的知识分子,像方励之、严家其、汤一介、陈一谘、苏晓康、包遵信….:。所不同的是,大陆的知识分于比较了解中国的政治,因此有多人避难得及。而当年台湾的知识分子,不了解「祖国」的政情,因此也就在自以为没犯错的情况下,乖乖就逮遇害。

事件后的大逮捕

二二八事件经过军事镇压后,陈仪随即展开所谓「清乡」行动,大肆逮捕「恶人」。三月三十日,陈仪发出「为实施清乡告民众书」,谓:「这次由乱党叛徒所造成的暴动,使社会秩序一时陷于混乱,善良人民都蒙受有形无形的损失,回想起来,实在痛心。现幸国军抵达以后,乱党叛徒闻风匿散,社会秩序已经恢复。但政府为了保护善一良人民维持全省治安,彻底肃清恶人起见,决定实施清乡,使少数的乱党叛徒,无法匿避……」。陈仪这份中日文对照的文告,要求民众耍「交出武器」「交出恶人」,因此,台湾在事件后,进入白色恐怖时代。

《李筱峰专栏》天安门事件中的二二八模式

今天的中共,在天安门事件后,也一样进行大逮埔,并且装设检举专线电话,要民众检举「恶人」。其手法及说词与二二八时代完全一样。

计算死亡人数的偏颇态度

二二八事件后,官方发布的死伤人数,只计算军警公务人员的死伤数目,或是把人数极力缩水,以致至今二二八的死亡人数仍是个谜。

中共当局发布的这次事件的死伤人数,也一样只计算军方的死伤,「我们一家都是人」,别人死的都不算。

看过四十二年前的「历史伤口」,再看看今天的「历史伤口」,极其相似。不要以为摀上耳朵,矇上眼睛,就可以听不到、看不见。喜欢耍枪桿的统治者,以及喜欢耍嘴皮的大官虎,不要摀耳朵和矇眼睛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