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云生活 >时尚伸展台上的廉价灵魂:《宝贝对不起》(2012)

时尚伸展台上的廉价灵魂:《宝贝对不起》(2012)

  探讨青少年问题的电影何其多,但波兰女导演卡希亚罗兰妮(Katarzyna Roslaniec )却以《宝贝对不起》(Baby Blues)走出了风格鲜明的崭新道路。全片以不说教的角度窥探问题青少年的生活,仅客观呈现而不多加议论;更在影音呈现的手法上,捨弃过去社会派导演以写实主义来揭露社会议题,大胆採用绚烂的影像和明快的节奏取代阴郁沉闷的调性。于是复古时尚的服装、直白的性爱场面和狂欢派对,成了一把把鲜艳而炫丽的名牌手术刀,剖开了青春惨白的肌肤,向观众展示一具具腐败而廉价的灵魂。

  电影主要聚焦在美少女娜塔莉亚身上。一方面镜头像是深入娜塔莉亚的衣柜里,看她用目不暇给的华丽衣着装饰电影中的每一个场景;另一方面又宛如翻阅她的青春私密日记,但日记中却记载着不断重複的奋起与堕落。娜塔莉亚有一群同为边缘人的朋友,不负责任的男友库巴、库巴的死党恩斯特、跷家的美少女玛蒂娜和穿着时尚的药头席巴;这群少男少女习惯以滥交、派对、菸酒和药物填补空虚的心灵,却也不知不觉地改变着娜塔莉亚的未来。

时尚伸展台上的廉价灵魂:《宝贝对不起》(2012)

  娜塔莉亚和库巴这对不成熟的小情侣还有一个孩子,经常被放置在时尚的娃娃车里。对库巴来说,孩子的存在只是个意外,他还年轻、不愿扛起当爸爸的责任;对娜塔莉亚而言,比起一个单亲妈妈,她更想当一个衣着时髦的服饰店员。于是当她捧起孩子时,孩子不像个实在的生命,而更像附属在她身上的饰品、扮潮的道具。当她推着婴儿车到超市购物时,更像是推着购物车走上伸展台。娜塔莉亚有时力图作一个好妈妈,独立扶养她唯一的孩子,但是她连自己都养不活了,于是为了一块填饱肚子的麵包,出卖自己的身体,再度迷失在美丽的衣裳和狂欢派对里。电影偶而纪录下娜塔莉亚的茫然、摸索与挣扎,但是这些心灵层面的反省,却被一再重複的浪蕩生活稀释全无。

时尚伸展台上的廉价灵魂:《宝贝对不起》(2012)

  若是进一步追寻青少年问题的根源时,我们或许可以从主角们的成长背景看出些端倪。娜塔莉亚来自缺乏父爱的单亲家庭,年轻的妈妈为了家计下海应召,但生活不知检点,甚至还和库巴发生过关係,于是成为娜塔莉亚口中不折不扣的「婊子」,最后甚至抛家弃子、远走他乡。相反地,库巴拥有看似美满优渥的家庭,父母时刻关心宠爱,但是却养成了库巴玩世不恭的公子哥性格。两种极端的家庭教育,却带来了相同的问题,由此可知导演并非独独批判家庭教育的失败,而是更意图揭发潜藏在社会间更普遍的问题。

时尚伸展台上的廉价灵魂:《宝贝对不起》(2012)

  从社会的角度来看,我们可以说电影中刻意经营的强烈节奏、华丽服装和绚烂影像,并非只是一种风格上的实验,而是透过强烈的视觉冲击,划开波兰社会在迈向资本主义后衍生出来的诸多怪象。波兰在1989年从苏联共产社会中挣脱出来;然而致力发展资本社会所带来的消费主义,使得社会上处处瀰漫着赚钱至上的拜金风气,年轻人从好莱坞电影、电子音乐和派对文化中学习到以简单而肤浅的方式来满足空虚的心灵。于是这种强烈的视觉风格看似浮夸,实际上则不偏不倚地呈现出波兰青少年普遍的享乐主义与价值偏差。

时尚伸展台上的廉价灵魂:《宝贝对不起》(2012)

              

                                  

  电影进入最精彩的尾声时,娜塔莉亚已堕落到不可自拔。为了参加派对,而临时又找不到人托婴(邻居朋友已不再信任她),她竟然将自己的孩子暂放在车站的置物柜里。导演接着用晃动不安的镜头呈现了悲剧的发生;天真到几近愚昧的娜塔莉亚无以面对自己的荒唐行径及男友责难的眼神,她哭泣、焦虑、愧疚,然而再怎幺样也唤不回无辜的年幼生命。然而,当库巴再次到探监室看望因过失致死而入狱的娜塔莉亚时,令人非常意外的是,青春胴体的冲动竟让他们决定当场做爱,试图以再生下一个婴儿来弥补失去的孩子,电影就此结束在惊愕之中。

  从婴儿的存在到死亡、从婴儿的死亡到再生,生育宛若工厂,婴儿犹如饰品;对片中的主角们而言,生儿育女不是一件认真严肃的事情。他们贯彻着同样的享乐逻辑,以浪掷青春的态度嬉戏人间;你想痛骂他们,但对于他们的彻底无知,更多的是摇头叹息与同情。回头来谈谈有趣的片名,英文的「baby」和中文的「宝贝」均指称「婴孩」和「情人间暱称」的双重意涵,看到主角娜塔莉亚的荒诞行为与沉沦的价值观,我们也已辨不清对她而言,「对不起」的是死于非命的婴儿,还是差点分手的男友。

时尚伸展台上的廉价灵魂:《宝贝对不起》(201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