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云生活 >狂收4万张‧陈锡润:黑胶唱片勾起童年回忆

狂收4万张‧陈锡润:黑胶唱片勾起童年回忆

狂收4万张‧陈锡润:黑胶唱片勾起童年回忆黑胶唱片是时代的象徵,在八十年代末就开始没落。所以,80后对它陌生,90后根本没机会见过它。不过,收录在黑胶唱片内的音乐或歌曲,播放起来还是依然如新,为上一代人带来无数回忆。对黑胶唱片痴迷的本地商人陈锡润视它为宝,皆因它满载着童年的回忆。忙完一天的工作后,呆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将一张又一张的珍藏放进唱机,让唱针划出最真实原始的音乐。那种小时候的味道,带着他回到儿时的记忆。香港有位“黑胶唱片养父”欧德成,为了安置他那卅多万张的黑胶唱片宁愿睡在街头。马来西亚没有这样的狂人,但多年来不断搜集黑胶唱片的也大有人在。让逾4万张黑胶唱片佔据半个住家空间的陈锡润就是其中一人。走进陈锡润的独立式住家,就看到门外的鞋架旁有两书柜的黑胶唱片。心想,这些收藏品就这样摆在屋外?踏入大门后,再看到一道又一道的墙都摆满黑胶唱片,有些还被堆放在地上,瞧此阵势,就不难理解为何有些黑胶唱片会被摆放在屋外了。健谈的陈锡润一走进屋内,就一边忙着播放黑胶唱片一边谈黑胶唱片的故事。由于专访时刚好即将过新年,第一张让记者欣赏的是邓丽君与谭顺成的新年专辑。他说,黑胶唱片播出的新年歌曲是最真实的,能听出新年气息的味道,任何CD光碟都无法取代。“很多传统的新年歌,现在都找不回了。我保留的这些唱片是最原始真实的新年歌曲。我们小时候听过的,现在还记得。每次播起,总会勾起童年时的回忆。”经济能力许可下慢慢蒐集陈锡润在渔米之乡出生成长,小时家境贫困,也只有去舅舅家时有机会听到黑胶唱片播放的歌曲,让他回味无穷。“以前,我们穷,等后来出社会工作,自己有些能力了,才来弥补小时的遗憾。”陈锡润于1990年开始收集黑胶唱片,而那时正是黑胶唱片最低潮的时期。1992年,黑胶唱片正式停产。“我收集的第一张黑胶唱片是罗宾的《你侬我侬》。还记得是在巴生购买,售价7令吉50仙。”回想当年,陈锡润出来社会工作当学徒时,一个月工资只有60令吉,根本没有能力买黑胶唱片,更甭说是唱机了。“以前要很有钱的人才能买黑胶唱片,现在有钱也买不到了。”后来,在经济能力许可下,他就慢慢蒐集二手黑胶唱片,也从中学习不少相关知识。他以专家的口吻介绍说,黑胶唱片基本上可以分成三大代,第一代可以追溯到最早期的三十年代。“第一代的黑胶唱片叫作钢针片,直径10吋大,完全是进口货,有72转,一边只录一首歌,而且一跌就破。第二代来到六十年代,是真正的黑胶唱片了,跌不破的。它同样是10吋大,但只有33转,一共可收录10首歌曲。7吋大的短专辑(EP)就只有4首歌。第三代是在六十年代末开始生产至九十年代,有12吋大了,共录12首歌。至于EP,在八十年代时就没有了。”陈锡润的黑胶唱片种类繁多,几乎所有出过黑胶唱片的歌手专辑都有,随手拈来就有他最爱的罗宾、康乔、姚乙、李岚风、黄泰伦、凤飞飞、邓丽君、张学友、张国荣、梅艳芳等等,还不包括一些西洋的披头四专辑。总括而言,七八十年代歌手的黑胶唱片都差不多齐了。自闢小天地享受古早音乐陈锡润很念旧,他爱黑胶唱片的程度非一般你我能理解。他可以每天拉一两片出来摸摸看看,当听到电台有播某首他熟悉的歌曲,或看到相关报导,他还会找那张唱片出来确认,再做记录,以方便日后容易找歌。除了家里多道墙都排满黑胶唱片,他还闢了一间储存室及一间隔音的音响室,尽情享受黑胶唱片给他带来的乐趣。“黑胶唱片的音乐或歌曲,有着小时候的味道。让我回想起在家乡耕田时,大伙儿哼歌时的快乐时光。”陈锡润每天都会抽出一些时间进去音响室听歌,一天至少两次,享受回忆的感觉。有一段时期,他一格一格地抽出唱片一一欣赏,不过,因数量太多,到现在都无法听完所有的歌。无论如何,坐在那小小的音响室内,调暗光线,闭上眼晴聆赏那一首又一首真实原始的歌声,即轻易地将听者的思绪带回从前,这真是人生一大享受。地砖生意打开蒐集管道陈锡润从事地砖生意,这也成为他蒐集黑胶唱片的主要管道。因为纯粹是兴趣,陈锡润并没有作公开蒐集,而是通过地砖生意,询问有收藏黑胶唱片的屋主可否转让,就这样慢慢收集到上万张黑胶唱片。他顺道介绍一套披头四的专辑。“这是我为一名客户做家居装修时,在厨房一个角落发现的。那老人家因为没有用到,对它也没有兴趣,就让了给我。它封尘多年,我拿回来后还得清理一番。”他认为,收集黑胶唱片的人其实很複杂,有者只买不卖,有些是买来炒。“一些收藏家的心态很难理解。现在甚幺人都有,我们要深入了解后才能相信其他人,尤其值钱的东西,最好不要露面。”他也告知,不少同道中人都有被骗的经验,有些收藏品被人偷龙转凤地换掉,有些则遭人刻意破坏。要弄坏一张黑胶唱片很简单,只需用指甲在唱片上的坑纹轻轻一刮,这唱片就废了。追星从歌迷变朋友本地歌手罗宾是陈锡润的偶像,廿多年来不断追随他的歌声。他在追星时有幸认识到偶像,不经意地将歌迷身份提昇到朋友,至今还保持联络。这份来得不易的缘份,让他心感满足。因为他丰富的收藏品,不只是罗宾,其他艺人包括唐尼、凌震、赖冰霞,魏汉文等人都到访过他家。现在,为了加强大家的联络,他有空就会约他们出来吃饭,每年主办佳节聚会,邀请他们到来相聚。他积极推动怀旧歌曲,为的是不让这些古早歌声失传。因此,虽然现年48岁,陈锡润还是继续追星。台湾资深艺人周思洁去年来马主讲,他就特地拿着珍藏的海报及黑胶唱片给她签名,让对方非常感动。此外,陈锡润对于黑胶唱片的封套照片也有一番见解。他指出,黑胶唱片歌手的造型照都很专业自然,没有经过现在的电脑加工处理,非常有真实感。自行研究修理唱机黑胶唱片停产后,黑胶唱机也随之没落。这种唱机被列为古董后,多数沦为家中摆设品,没有多少人在乎它能不能操作,所以懂得修理它的人就没有几个了。不过,家里大大小小应该有约10台这种唱机的陈锡润并不担心这一点,因为他已知道该如何修理它。他表示,事实上,黑胶唱机的操作原理并不複杂,它类似手工机械錶,反而比现在的光碟唱机更耐用。黑胶唱片也比光碟和卡式录音带好,不会发霉。对于家人是否能体谅他对黑胶唱片的热爱,记者没有多问,因为从他们在专访进行时,充份配合地帮忙摄影排位,站在一旁嘻哈地观看拍照的情景可知,陈锡润家人对他的兴趣并没有多少怨言,反而默默地在支持着他。/副刊‧报导:李翠媚‧2014.03.2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