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云生活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section_title title=First page title]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一群来自台湾、中国、香港,两岸三地跨国界的热血涂鸦艺术家,打破规则,自立踏上环岛创作之旅。《潮流COOL》连续四个月追蹤报导,与读者一同抢先感受他们的故事!这个故事,是关于这片土地的温暖,是属于街头艺术创作者的浪漫。

你準备好了吗?《墨路行者》其一策划人Sinic即将公开他的环岛日记上集,透过文字与照片,更期望带大家走上不同层次的旅程。那幺,让我们在纪录片上映前,抢先一窥它们的热血成果!

edit_Larheip, text_Sinic, photo_Sinic

Day1. 台北 – 台中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四月一日台北,轻飘着微微细雨的西门町入夜后显然变得清凉,我们一行六人不慌不忙地把喷漆和行装放到后车箱,吃过晚餐后便出发往台中去了。这不是我第一次的长旅行,但心里还是难掩兴奋和愉快心情,以我的经验无论到哪一国哪一个地方都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接下来的二十天果然也相当精彩。

怎幺说呢?第一天晚上我们就已经因为省经费睡在车上了,台中的早上虽然说不上阳光普照但热力绝对足以把我们从疲倦中唤醒。相约国内相当有名的在地涂鸦团 – 六号病毒在市郊的废墟,乾脆在附近便利店啃个麵包就赴约去了。我对这水泥厂旁的废墟并不陌生,第两次来发现可以画的位置已经不多了,这次便直捣黄龙到六号病毒预先留下的位置创作。作为旅途中的第一幅作品我们各自把自己的风格都融合在一起,与其说要藉着作品表达什幺,说穿了也就是单纯享受跟老朋友一起创作,共聚欢乐的时光,晚上就直接到他们的家作客借宵下来了。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墨路行者x六号病毒联合作 

Day4. 台中 – 花莲

原本想沿西岸一直南下逆时钟环岛,不循规则走的我们却突然在途中决定切入中横公路经清境、合欢山到花莲走东岸。我们租的是老旧的旅行车,跑山路特别吃力,机器也发生过热的情况而几度停下来。夜幕缓缓垂下,山上的雾气令路况更严峻,我们逼不得已在合欢山的山峰搭起帐幕野营。晚上的山林又湿又冷,柴枝不论怎幺去燃点也烧不起来,缺乏营火的加温令我们更有动动身子的冲劲,也唯有在这样的一个无人的空间才会令人放鬆去思考,我们沿着微弱的灯光到处游走,宁静的大自然令人彷彿处身在宇宙当中,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神奇的夜晚。

清晨刮起狂风和冰雹使得我们不得不早起,走过令人肃然起敬的太鲁阁我们终于来到花莲。花莲是COLASA的老家,我们尝过昨晚悲惨的睡眠经验决定全员到他的家渡宿一宵,在到达前我们发现了一幢被废弃的饭店。废墟是涂鸦者的乐园,只要我们感觉良好就可以二话不说的即席挥毫,我们也在天台各自开始涂鸦,这次创作灵感主要是表达在合欢山上领悟到的一些想法,不算大型但简单直接、清脆俐落。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SINIC花莲废墟天台作品(上)、COLASA花莲废墟天台作品(下)

[section_title title=New page title]

Day6. 花莲 – 台东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台东,据他们说这里叫「巴喜告」,是个具规模的布农族部落。老实说它不是我想像中的那种原始部落,也许像赛德克巴莱的场面只会出现在萤光幕前。我们到步后马上安排到教会与原居民小朋友会面,向他们解释我们接连几天在村落的涂鸦创作,并于翌日跟他们互动进行教学,其实谁跟谁学习也难说清,人长大了因为面对各种现实的问题很容易失去纯真,为利益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反观小朋友才最能忠实表现自我。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TORO与布农原住民互动

来到布农部落已经第三天了,白天画画晚上喝酒作乐,随着对这里的人和事了解加深, 已不由自主地慢慢爱上这里的慢节奏了。以城市化发展及简朴原住民生活的矛盾而发想的创作应运而生,同行的涂鸦客伙伴也相应完成了一幅大型的作品。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布农部落传统歌舞演出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SINIC台东布农作品(上)、ROOKIE台东布农作品(下)

Day8. 台东 – 绿岛

时速一百二十公里,我们在早上九点开着这极品老爷车飙向富冈码头,接连拨电话到船家拜託通融,最终还是目送準时开出的接驳客轮。命运就是这幺始料不及的,当你以为最坏的情况却竟然可以180度逆转!在我们空等下班船的时候忽然灵机一动随口问问船家能否让我们在船身涂鸦,没想到对方竟然答应的如此爽快。很快TORO已经画上鲨鱼头,我运用了我在布农所见的部落图藤为另一艘白色的小船涂鸦,这次也特别邀请了刚从台北赶到的涂鸦客兼摄影师PHATE来共同创作。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SINIC与PHATE富冈联合作品

正当我们快将完成突然听到远处传来的叫嚷声,原来真正的船主来了!不过她不但没有恶意,还满欣赏我们的作品呢。绿岛是个很舒服的小岛,感觉更像在泰国某渡假小岛,选择了合适的露营地点扎好营后,我们便骑着租来的机车驰骋在火烧岛小小的马路上,晚上躺在朝日温泉的池边观星,午夜环岛寻找梅花鹿的芳蹤。

睡帐篷总是睡不饱的,清晨的海边特别凉快,来绿岛如果没有潜水绝对是人生中一大的憾事,其拥有之珊瑚种数与世界知名的澳洲大堡礁相去不远,实在是蔚为奇观。

 独家预览《墨路行者》台湾首部涂鸦环岛纪录片上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