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云生活 >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The Majestic G脱颖而出——抢耳音乐厂牌计划不仅吸引音乐新人,亦吸引业内有经验的乐队。以资深音乐人CMgroovy为首的五人乐队The Majestic G在今届脱颖而出。(文艺复兴基金会提供)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Serrini特别演出——香港音乐冲出香港,本届抢耳音乐节的特别嘉宾Serrini刚刚结束了内地八个城市的巡演。(文艺复兴基金会提供)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Hirsk融合不同音乐——他的音乐融合节奏蓝调、奇怪声音设计及舞曲等元素。(文艺复兴基金会提供)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柴子文(彭月摄)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独立音乐突破限制 拓阔香港乐坛光谱

现在谈到香港音乐,难逃「黄金时代不再」的论述,文艺复兴基金会总监柴子文强调,在唱片销量下降的全球趋势前,最紧要思考音乐在新时代如何转型。「现在是香港音乐的春秋时代,虽然市场不够大,收入不够多,却是一个很有生机的状态。」由文艺复兴基金会主办的「抢耳音乐厂牌计划」今年来到第二届,下周二举办的抢耳音乐节,在厂牌计划中脱颖而出的六组音乐单位,将透过展示新音乐擦亮自家音乐厂牌。

与第一届相比,第二届的抢耳音乐厂牌计划,多了业内有经验的音乐人参与,例如:以资深音乐人CMgroovy为首的五人乐队The Majestic G。柴子文认为香港音乐在推广、销售等方面,并没有找到路向。抢耳音乐厂牌计划正是希望透过师友嚮导计划、厂牌工作坊、国际音乐产业论坛、抢耳展演等,让音乐人製作好作品的同时,也多了解市场的运作。曾经是港台音乐主要消费群体的内地,由于音乐市场的开放成长,有了自己的音乐节、选秀节目、live house,一定程度上导致香港音乐的出口变小,受欢迎程度也变低。推广音乐方面,柴子文说:「香港也没有发挥地区优势,例如成立公司较容易、税低等。」

让香港音乐人被看见

柴子文认为突破限制,做音乐需冲出香港。会否担心削弱香港音乐的「本土性」?柴子文指这是一个误解,「文化认同是向外走与其他不同的文化、人群碰撞时才会产生的认同」。说起本次抢耳音乐节的特别嘉宾Serrini,刚刚结束内地八个城市的巡演,听众的反馈是「就喜欢听她唱粤语,哪怕听不懂」。柴子文说﹕「碰撞之间,本身文化的认同和特色才会出现,会更加清楚,也是更加健康的。」

今年六月的抢耳博览是音乐厂牌计划的延伸,柴子文说:「香港音乐与外界之间有很多墙,我们需要『桥』把两岸三地与国际的独立音乐在香港能有一个沟通、交流的机会。」抢耳博览showcase结束之后,乐团「鸡蛋蒸肉饼」被内地的草莓音乐节看中。「抢耳音乐厂牌计划2016/17」在「抢耳全球」时,去到国内外音乐节,如德国慕尼黑Sound of Munich Now、韩国首尔Zandari Festa,不仅在音乐节演出,还与当地业界交流。「每个地方的生态不一样,但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生存的路。」今年的厂牌计划仍会去到海外交流。

参加不同地区音乐节

「抢耳音乐厂牌计划愈做愈觉得好玩,会见到一些很有才能有想法、喜爱音乐的人。」柴子文说今届的Hirsk原来是香港政府公务员,「二○一三年,他去了第一届文艺复兴夏令营,结果被我们『毒害』,后辞职去了伯克利学音乐,被电子音乐的实验性吸引,自己组织乐队。六月他在抢耳展演表演后,马上获邀去明年三月德国慕尼黑的音乐节」。

犹豫中问起上月离世的音乐人卢凯彤,不仅是在今年的抢耳博览,从第一届抢耳音乐厂牌计划的总结音乐会,她即担任表演嘉宾,作为香港其中一个具代表性的独立音乐人,卢凯彤生前一直身体力行支持独立音乐,柴子文说:「她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在独立音乐的发展上,她身兼作曲填词,又是一种比较有个性的表达。」

他坦言卢凯彤本身的发展,也处在类似香港和香港音乐的迷茫焦虑状态。但她仍选择以音乐抵抗黑暗,最难过的时候是音乐陪伴她。

好的音乐是一种国际语言,柴子文希望能将厂牌计划做成一个campaign,让音乐人有更大信心创造出好的音乐,而不只是讨好市场;并能够逐渐改变观众的群体,用音乐与人交流。这样香港音乐才是一个健康的生态。

■抢耳音乐节info日期:9月11日地点:麦花臣场馆票价:免费登记

查询

文:彭月编辑:陈淑安

电邮:culture@mingpao.c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