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H云生活 >翡翠树蛙:台湾丛林中活生生的绿色珍宝

翡翠树蛙:台湾丛林中活生生的绿色珍宝

说到翡翠树蛙,我不得不提起多年前看过的一齣电影《绿宝石》(Romancing Stone)。片中麦克.道格拉斯饰演的探险家在南美洲邂逅一位女记者,两人一起在丛林中出生入死,就为了寻找一颗稀世绿宝石。这幺一块石头可以让人为之疯狂、捨命追寻,必定是块珍宝。果然,偌大的绿宝石现身之际,整个剧院鸦雀无声──那绿宝石美得教人屏息,陶醉不已。

在真实的世界里,英国伦敦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珍藏一块绿宝石,造型是只青蛙。那是皇家的宝物,只要看它一眼就会终生难忘,我甚至感到难以置信,世界上竟然有这幺美的东西。看到那晶莹剔透的青蛙绿宝石,惊豔之余并不会想要纳为己有,反而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可以挤过来,送上70亿个惊歎号!

不管你信或不信,我初邂逅翡翠树蛙的那一刻,真觉得我遇到了绿宝石,或以为是维多利亚与艾伯特博物馆的宝石蛙再现,激动得一颗心几乎就要跳出来。现在我们知道,从全球的蛙类分布来看,只有东亚外缘的台湾岛北部山区才可见翡翠树蛙,无疑是台湾丛林中活生生的绿色珍宝。

1983年,现已退休的台湾师範大学生命科学系教授吕光洋,在新北市新店郊区做野外调查时,发现了一种全身翠绿、四肢修长、眼睛前后还镶着金线的稀有树蛙,吕光洋教授神来一笔,命名为翡翠树蛙。然而,刚迎来这惊喜的发现,不久却传来一则令人气馁的消息:当初发现翡翠树蛙的地点因翡翠水库兴建,从此隐没水面之下。眼见其生育地甫发现即遭淹没,学者无不呼吁善加保育。幸好事后调查仍可在水库周边看到零星族群,只是我一直无缘亲睹其庐山真面目。

7年寻觅不得,直至,我与自然科学博物馆一位同事不经意闯入翡翠水库附近海拔约400公尺的广兴山区,受到满山满谷阵阵未曾听闻的蛙鸣吸引,循声索「蛙」之下,方知是仰慕已久的翡翠树蛙。面对这幺大的族群,我蹲跪在树丛中细细欣赏牠们的英姿,也不禁感谢上苍在这里给牠们留下栖身之地。当晚,我录下牠们奇特的鸣叫声,继而写成一篇论文探讨此蛙在鸣叫上的演化与适应,后来又发表其蝌蚪形态与生态的研究。

研究翡翠树蛙最为透澈者当属陈赐隆(现为台北市立动物园保育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当年他在吕光洋指导下完成翡翠树蛙的生殖行为及生态研究的硕士论文。1990-1992年,他在翡翠水库附近的大桶山山区进行观察研究,发现翡翠树蛙几乎全年皆可生殖,以每年9-11月为生殖高峰期,3月春雨来临时另有一个小高峰,看来,翡翠树蛙的生殖活动受到雨量和温度的影响。想当初我与同事在广兴山区微雨中巧遇翡翠树蛙时,牠们正热切执行繁殖大计。

翡翠树蛙:台湾丛林中活生生的绿色珍宝
生殖大事:翡翠树蛙雌大雄小,有明显的体型双型性;图中雌雄蛙正在进行假交配,此过程会刺激雌蛙排卵,在水面正上方的悬枝产下卵泡,此泡沫型卵块主要由雌蛙以其后肢踢打形成。配对至产卵结束的时间大多逾4小时。
水边的繁殖交响夜曲

一般状况下,雄蛙会多重出入繁殖水域,累积停留天数约一星期。雌蛙则仅在产卵当天出现,因此每夜进行繁殖行为的个体为雄多于雌,交配时可见一雌多雄的配对情形。

雄蛙大多在植物上鸣叫,主要是为了宣告领域或与性择有关。雄蛙鸣声传得远,可分为宣告声、求偶声、遭遇声、释放声、压迫声,但常听到的宣告声其实混杂着求偶声与遭遇声。雄蛙用于远距宣告的声音是单音节的「呱啊」声,由7-12个变频快速脉冲所组成;「呱啊」声之后常搭配音频较低的多音节「嘓嘓嘓」音,或许这就是陈赐隆论文中所称的求偶声。单音节的「呱啊」声后偶尔出现3-19个长串的「咯咯咯……」连续脉冲,这或许是陈赐隆所称的遭遇声,用于短距离定位,让雌蛙知道自己的位置。(近来听曾志朗教授演讲,他说曾遇见一位视障人士,能自己发声并从回音辨物、辨位、辨距,他发的音就是类似「咯咯咯……」的连续脉冲型声音。)雄蛙在宣告之时分别混有求偶声与遭遇声,是很特别的複合音,也显示雄蛙的短距离沟通能力较佳,彼此短兵相接的敌对行为并不常见。

等待繁殖的雌蛙受到雄蛙鸣声引导,在黑暗中接近雄蛙与之交配,随即雌蛙会在水域周围或水面正上方的悬枝寻找适合的产卵处。根据陈赐隆的观察,雌蛙会产下白色卵泡,而且每产完一个卵泡,雌蛙必须下到水中吸水入副膀胱,再移动到产卵处,所以雄蛙可交配多次,雌蛙则可多次产卵;杂交(promiscuity)情形也不稀罕,同一雌蛙可和不同雄蛙交配,甚至一雌蛙同时与多雄蛙交配。刚产下的卵泡呈淡粉红色,表面风乾后则略呈淡褐色,形成的「乾壳」具有缓和卵泡内部乾枯的作用。陈赐隆表示卵泡的孵化失败率高,常见蝇类寄生、久晒乾死、被雨水打落水中的状况。我也曾多次发现卵泡黏附在蓄水桶外壁,以致孵化无效的案例。

台湾话说:「戏棚下站久了就是你的。」陈赐隆理出一个头绪,雄蛙的交配成功次数和在池中累积停留天数有显着正相关。此外,雌蛙对雄蛙具有选择性,体型较大的雄蛙成功交配的机会较高;但雌雄蛙配对并无大配大、小配小的体型配对情形。

为森林娇客準备安乐窝

虽说翡翠树蛙主要栖息于桃园市、新北市和宜兰县山区一带林相完整的林地,但在繁殖季节,牠们也常出现于林地边缘的人类活动区域,例如果园、茶园、菜园、竹林。这些山区终年霪雨霏霏,年雨日有200多天,当地居民常随地放置「雨扑满」,往往很快就能盛满水,雨扑满因而成为翡翠树蛙的繁殖桶,甚至在那建立起比自然林下更大的族群。但雨扑满的储水其实是用来喷洒农药的备用水,翡翠树蛙就在喷药期间的空档,趁隙在雨扑满中繁育子代,不论是蝌蚪或蛙,逃不逃得过农药毒害,是时也,也是命也。

可以想见,茶园的雨扑满难有翡翠树蛙光顾,因为茶园喷药太过频繁。我曾一度忧心,如果水果价格不扬,大家改种茶,翡翠树蛙就要受委屈了。2012年媒体上报导的一则好消息,间接印证了我的观察:新北市坪林区的两处有机茶园出现保育类翡翠树蛙,表示有机农业有助于复育翡翠树蛙族群,此消息令人振奋。其实,如果农民有保育意识,但又非得不定期喷洒农药,建议可多放几个雨扑满,把用来喷洒农药的备用水加盖,其余就让翡翠树蛙用以繁殖,如此不只避免残害生灵,也为茶园增添生机。

去夏想起睽违多时的翡翠树蛙,遂整装北上,前往新北市山区拜访这群曾经令我魂牵梦繫的老友。那几天山里微雨,看到该处的翡翠树蛙族群似无多少变动,心中吊挂的石头,终可放下。

翡翠树蛙小档案Rhacophorus prasinatus,属无尾目树蛙科。只分布于台湾桃园市、新北市与宜兰县山区海拔1000公尺以下的亚热带阔叶林带。体长5-8公分,属中大型树蛙,雌蛙体型大于雄蛙。体背与四肢背面呈翠绿色,体侧背腹相接处隐约有一条白色条纹。腹部、腹侧及股部常有大型黑斑。从眼先(lore)、上眼睑外缘至鼓膜上皮褶有一条黄褐色线斑,为主要辨识特徵。翡翠树蛙:台湾丛林中活生生的绿色珍宝
鸣叫有别:图A为两个用于远距宣告的单音节「呱啊」声,声纹看起来由数个变频快速脉冲组成,有明显的共振纹。图B「呱啊」声之后伴随三个音频较低的「嘓嘓嘓」音,在声纹上脉冲不清晰,无共振纹。图C单音的「呱啊」声后,接上一个「嘓」音,以及11个长串的「咯咯咯……」连续脉冲。
聆赏翡翠树蛙的鸣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