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惠生活 >【傅月庵书评】孟婆汤喝了以后──《冥河忘川有限公司》

【傅月庵书评】孟婆汤喝了以后──《冥河忘川有限公司》

【傅月庵书评】孟婆汤喝了以后──《冥河忘川有限公司》冥河忘川有限公司书封(左图)与作者朱和之。《冥河忘川有限公司》作者:朱和之类别:华文小说创作出版者:印刻出版社页数:304页

《冥河忘川有限公司》作者朱和之谈此书写作历程

《冥河忘川有限公司》作者朱和之谈此书写作历程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冥河忘川有限公司》作者朱和之谈他的历史小说写作

《冥河忘川有限公司》作者朱和之谈他的历史小说写作

00:00:00 / 00:00:00

读取中...

小说写作技巧很多,什幺后设、平行、意识流、魔幻写实、结构写实……无所不至。世俗所见,常将「文学性」与此相提并论,总认为手法技巧是评论小说高低的标準之一。「类型小说」或因此吃了亏,常要被认为是「大众的」、「通俗的」,乃至「低眉的」。

有无道理?不能说没有,但实在很难一鎚定音。原因是,手法像衣服,毕竟是第二义,故事(身材)不好,怎样讲怎样穿,一样不行。而这,当也即是狄更斯、巴尔札克、莫泊桑……等诸多简单明白讲故事的小说家,其作品能够穿越时空,至今让人感动的原因。

反之,多少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因其别开生面的文学技巧得摘桂冠,真正让人难忘的却不多。1985年的克洛德.西蒙,以「新小说」着称,横空而出,技惊一时,30年后回头看,我们还是不得不赏以「不好看」三字!——当然,就文学创作、研究而言,「好不好看」绝非小说唯一的目的。吾辈普通读者却实在不用想太多,「好不好看」就够了!

类型小说为人所诟病,往往起自乎「套路」,相同的主角人物,一样的起承转结,一篇两篇三篇,一本两本三本……久了自然无味。但这种小说,真就不足为奇,无甚可观,甚至容易写吗?却也不尽然,因为主角人物定了,大结构也难改变,彷彿穿了衣服游泳,一不小心便灭顶。以卜洛克的系列推理小说「马修.史卡德」为例好了,主要人物虽有加减,但几乎都定了,骨架也简单:又有命案发生,史卡德因缘际会得侦破才行。读者所要看的是什幺?故事!或者说「戏肉」。作者卜洛克这次还能翻出什幺新花样,让我们看得目瞪口呆,阖上书且还余味无穷。戏肉好切剁好料理吗?那可不,一样得才情,一样得绞尽脑汁,一样得布局铺陈,才有可能一本接一本写下去。

换个例子,漫画《深夜食堂》同样有套路,一个主场景,几个人物,一道新料理,一二新角色就要成一集,故事如何翻新却又不离谱,让人感动起共鸣,遂成了胜负关键。这里的故事,同样有套路,主要故事,得新奇得温暖,好吸睛;主角动态,却也不容偏废,尤其刀疤老闆、主要人物身世、近况,如何一点一滴透露,凝聚而成性格,同样重要。换言之,读者要看的,不仅是故事起伏,还有人物性格。

拿《西游记》来说,套路也很简单:师徒上路取经,新的妖怪出现,唐僧被抓,徒弟设法营救;所设的法子,则不外乎四处求菩萨告佛祖,情商贵人借得宝物好平妖。骨架如此,设法填上戏肉也就是了。千万不要忘记的是,作者为了刻划人物,光一只孙猴子便用去前面整整七回篇幅,西去路上,每遭一难便让主角人物的性格(乡愿糊涂的、正直冲动的、怯弱偷懒的、忠心无能的)更深刻显露一些,使人越看越有趣,欲罢不能,终而成就中国四大小说里,结构相对简单,精彩却丝毫不遑多让的一部。

讲了这幺多,无非想点一盏灯,映照《冥河忘川有限公司》。

朱和之是这家公司「创办人」,最早知道他,远在2002年他编着了《杜撰的城堡--附中野史》。这本书,堪称台湾有史以来最好看的一本校史。它的存在本身,便为活泼泼的师大附中又添一笔传奇。这样写校史,得未曾有过。日后和之投身杂誌当编辑,献身历史小说写作,于此都可见其发微及才气。

少为人知的是,朱和之曾在编剧公司上过班,前述「套路」种种,他定当娴熟,用来也相当得心应手,整本小说,无论骨架、戏肉,俱俱可观。甚至还可大胆猜测,《冥河忘川有限公司》当是他有自觉的一项尝试,着眼点恐不仅止于纸本,或者还有更大的影视企图才是吧。

这家公司的骨架,说来简单,敷演地府传说即是:人皆有死,死后要下地府,要喝孟婆汤,要过冥河忘川。老传说与时俱进,于是有了新面貌。和之告诉我们,到了21世纪,如今地府也一整个数位化了:

「请喝最新科技E soup孟婆汤,前世烦恼忘光光」

「请来身历其境望乡台5D剧院,阳间实况速连线」

「加入会员就送『地狱博物馆』和『世界转生博览会』门票一张」

「老客户尊荣独享『Dreams Come True』最终圆梦专案,託梦会面了心愿」……

故事便在E soup孟婆汤、望乡台5D剧院、『Dreams Come True』最终圆梦专案三根支柱之间展开,形形色色的死者来到了这里,表达其「不圆满」,透过主角人物「我」和「老猫」的协助,几经波折,最终都与生者达成和解,安心投胎转世去了。

这是新奇好套路!和之也使出浑身解数,努力填入「戏肉」。卖红豆冰的、万年考生、电视编剧、律师、记者、房仲……纷纷现身说故事,幽默逗趣,讽刺了阳间现实,也让阴间多了几分温暖,两者遂成为一种「连续」而非「断裂」:「若真是这样,死亡倒也没那样恐怖……」甚至,你若是日本奇幻小说迷,读着读着,恐怕很快会感觉朱川凑人、畠中惠,甚至梦枕貘的身影,彷彿都在眼前闪烁摇晃:「原来我们的鬼怪也可以这幺欢乐有趣了!」

此书流畅好看,读得人乐不释手。只是朱和之写惯了长篇历史小说,于今缝短成长,又是奇幻之书,忙中未免有逗漏,主角人物「我」跟「老猫」着墨太少,来历难明,一整个平面化。因为如此,遂使得小说纯以故事取胜,而无法从主角人物攻城掠地,十分可惜。尤当此书若有影视化企图,日后或恐成了硬伤,不仅得花大功夫去补足,一个不小心,更可能脱离原作掌控,而走了样。

说到底,就差一点点,但瑕不掩瑜,台湾奇幻小说正大步往前走!

本文作者-傅月庵

资深编辑人。台湾台北人。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肄业,曾任远流出版公司总编辑,茉莉二手书店总监,《短篇小说》主编,现任职扫叶工房。以「编辑」立身,「书人」立心,间亦写作,笔锋多情而不失其识见,文章散见两岸三地网路、报章杂誌。着有《生涯一蠹鱼》、《蠹鱼头的旧书店地图》、《天上大风》、《书人行脚》、《一心惟尔》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