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惠生活 >【这里那里】长长的告别,短短的废话

【这里那里】长长的告别,短短的废话

【这里那里】长长的告别,短短的废话【这里那里】长长的告别,短短的废话【这里那里】长长的告别,短短的废话【这里那里】长长的告别,短短的废话【这里那里】长长的告别,短短的废话【这里那里】长长的告别,短短的废话

我想农夫想说的都已经在他这些画里说完了,根本不需要我多嘴。一张画能说的故事已经足够,真的无须赘言,农夫的画都是很好的例子。

长长的告别”是农夫和铁河工作室合作的第二个个展,今天开始直至4月8号,每逢週末在铁河工作室展出,我想写点什幺,希望能够吸引多一些人去看这个画展。但我想到农夫本身写得一手鬼马文字,他那枝笔不但起画画来可以把人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写起字来更是活泼诙谐,那种与生俱来的幽默感,常常教我这个长年在这个专栏撒野的写手想把笔扔掉,好彩现在我都不用笔卖文维生了。不过我仍希望这篇东西由他亲自出马,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写得比我更有趣,可以吸引更多读者的眼睛,荣耀归他,稿费归我。他说:“哦那我这个週末买报纸来看(置身事外)”,笑死我了。

我想起上两个星期,农夫来讯通知我我的偶像奈良美智去了曼谷,可惜当时我正在泰国小岛上晒肚腩,对美味的人间烟火毫无眷恋。那是一个好美的小岛,海水是我见过最清澈的,可以让没有能力去马尔代夫晒命的我尽情地酸葡萄一番:“谁还要去马尔代夫呀?!”落脚的度假村提供的早餐实在缺乏想像力,直至出现了Ryan Gosling和Thor,我的早餐突然特别美味。“Ryan Gosling?!”农夫惊呼。我一边答:“複製人。”一边拍了影片给他看看海水有多清澈。他没好气地说:“还以为是真人!然后你还给我海水影片!(谁要看海水啊!)”这就是农夫了,平时就像一只静狗,有没有咬死过人我不知道,笑死过人肯定是有的。

唉,只好自己动笔。我刚刚从大象国回来,但我的心没有跟我回来,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这篇东西如何起头,想写讯跟农夫聊聊,又不知道要问什幺好。我想起了从前农夫在手作市集上卖画,那些顾客问的那些可笑的问题,以及农夫答的那些可笑的答案。“为什幺这些人看起来那幺忧伤?”“我不知道耶(因为他们有病)”“为什幺全部都是男生啊?”“因为我不会画女生。”然后还要在他内心的小剧场唸出这句潜台词:“我明确的答案常常听起来就是存心要逼死那些发问的朋友。”想到这里我都捏了一把冷汗。

我想学我另一个偶像阿皮擦碰那样直指人心:“你不用理解所有的一切。”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农夫一个死蠢的问题:“那你这个展览为什幺叫做‘长长的告别’?”他答:“啊哎因为so……LONG!哈。有些再见花了一些时间这样的意思。还有那些(画中)人的脸也很臭——face so long……”哈哈哈哈哈。想起陈昇曾经说过:“不清不楚的人,才必须要简洁地用100字去描述他的人生。我认为我该说的都已经在作品里说完了,我可以很甜蜜地死去。”我也认为是这样的。我想农夫想说的都已经在他这些画里说完了,根本不需要我多嘴。一张画能说的故事已经足够,真的无须赘言,农夫的画都是很好的例子。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农夫的文字,例如他为这次个展所写的介绍文,抄在下面给你看看。

月亮每次出现的时候

总是会看着许久

待想起那冷淡的光

源自曾是那幺炙热的星球

才别过头

有些“告别”

我自己常花了太长的时间去了解

过程中零零散散的日子里

留下了这些小画

如今整理出来

让他们晒一晒一直都在的阳光

“再见”

不如就别再轻易说出口了

长  长  的告别 · 农夫作品展

地点:Iron River Studio + Coffee

日期:3月24至4月8日(每逢週末)

时间:下午1点至晚上8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