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惠生活 >为何女鬼故事比男鬼多?

为何女鬼故事比男鬼多?

前阵子,因为「母猪教」的风波,引起了一连串有关性别议题的讨论,甚至衍生到了心理学上的、社会学上的、哲学与伦理学上的,以及法律上的讨论。那民俗学是不是也能参与其中呢?其实台湾民俗中可以与性别议题牵扯上的面向多的是,譬如说不同女性神祇进入这个体系的时间、随着时代不同的地位与职权变化,冥婚与姑娘庙背后的意义,又或者是哪些民俗限定于只能由男性或女性执行。

拿我们工作室所写的《唯妖论》中提到的鬼怪来举例,金魅是一个被女主人虐待至死的婢女所变成的妖怪,椅仔姑则是一个被嫂嫂虐待至死的小女孩,林投姐和陈守娘的故事更反应了那个时代女性的不幸遭遇。从这里,我们可以进一步地探讨这背后民间信仰的世界观与性别的关係。

神、鬼与祖先

稍微回想一下自己听过的鬼故事,是不是会发现好像女鬼的故事要比男鬼来得多?要解释这背后的原因,必须要回归到最基本的一个问题:什幺是鬼?

人死为鬼,但鬼不必然会一直是鬼。美国史丹佛大学人类学系的Wolf教授,在来台进行数次田野调查之后,针对台湾民间信仰,提出了「神、鬼与祖先」的架构,后来许多台湾民间信仰的研究都是依据这样的架构进行延伸与修正。

人会祭祀神,换取相应的庇护,如果这个神不灵,便可能改去拜其他庙、其他神,但如果不拜神,那也不会因此发生什幺事情,两者之间的关係有点像是人缴税给官员,官员帮忙处理辖下人民的祈求;人也会祭祀祖先,祖先也会庇护后代,但祖先就算没为后代做什幺事,子孙却是不能去拜其他家祖先的,甚至如果你不祭祀祖先,是可能因此受到惩罚的,因为人和祖先的关係是亲属、是后辈与长辈,子孙是有义务供奉祖先的,祖先是否庇荫后代却是祂们自己的选择。

不过人要是做了坏事,神明会惩罚人,但祖先作为亲属长辈却往往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鬼和人的关係就疏远多了,鬼是陌生人,是会带来灾祸的存在,一般来说人是不想和鬼打交道的,人要是祭祀鬼,多半是为了打发祂们,避免被捲入灾祸之中。但这样的关係并非清楚分明的,也并非不会改变的。在特定情况下,鬼可以成为祖先,也可能成为神。

鬼与祖先、神明之间决定性的差距到底是什幺呢?除了因为可能带来灾祸而受人畏惧以外,大概就是无法得到稳定的祭祀吧。祭祀有什幺重要的呢?简单来说,人死后的一切吃穿花用全部来自于生者的祭祀,没受到祭祀的便只能沦为孤魂野鬼,等待一年一度的中元普渡才能吃上一顿饭。所以没得到祭祀的,当然就会想方设法去得到祭祀了。

鬼如何成为祖先?

所以下一个问题就是:鬼要怎幺得到祭祀?最直接的一条路就是成为祖先。

鬼要成为祖先,只要符合一个条件,那就是拥有可以祭祀祂的后代。在过去的社会中,这一点对于男性来说是相对容易的。首先,如果你的妻子生不出小孩,或是去世了,你可以不受到道德指责地再娶一个,甚至你不需要任何理由就可以娶上好几个妾,增加你拥有后代的可能性。第二,就算你没有结婚、没有小孩就过世了,也可以让你的兄弟或其他同性的亲戚过继一个孩子给你,让这个孩子祭祀你,就算你们家下一代只有一个男孩,也可以让他同时祭祀你与他的父亲,不会因此造成什幺问题。

但女性是没有这个待遇的。在过去的社会中,未婚而亡的女性的神主牌是不能被放在自己家中的神明厅内的,只有结婚才能让你得到被祭祀的可能性。但可别以为你的丈夫会受到祭祀,你就可以安心等着被祭祀。

在入赘的情况下,的确不用担心,你生的小孩是要同时祭祀父母双方祖先的;如果你嫁给别人是当正妻,那也不用太担心,只要你的丈夫有人祭祀,你就会一起被祭祀;但如果你的身分是妾,那就麻烦了。妾是不会和丈夫一起被祭祀的,唯一被祭祀的可能性就是你生下男孩,这个男孩长大以后另外祭祀你。不过,最惨的是已婚被休的,就算你过去是正妻、就算你自己生的男孩平安长大了,离婚之后,这些都不算你的,得想办法再次结婚,从头来过。但被休之后,哪还能嫁得了人呢?

这样看下来,是不是觉得这根本是在鼓励男性多娶老婆、多生孩子,并要求女性一定要结婚生子、讨好丈夫,不然死后必然日子悽惨?不过,这也没有什幺好意外的,在父权社会下诞生出的世界观,自然是要为父权架构服务的。在那样的社会中,大概没多少事情能比女人不肯结婚生子、顺从丈夫更让男人恼怒或恐惧的了。

未婚而亡的因应方案

不过,上面这样的架构,衍生出了下面这个问题:如果你身为女性,在生前就是来不及结婚生子,但是你还是想要被祭祀,那该怎幺办?这个办法对于台湾人来说,应该并不陌生,那就是「冥婚」。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因为家里曾有女儿死去,就想到要进行冥婚的。冥婚的机会必须由女鬼自己争取来,最常见的做法是託梦与作祟。女鬼会託梦给自己的家人或是想冥婚的对象,表明意愿;或是作祟让家人或冥婚对象生病治不好、生活不平安,让他们去问神,神明便会告知他们这个女鬼想要冥婚。不管是基于对这名女鬼的爱护、爱慕,还是对她的畏惧,当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家人身上,她的家人往往会因此去替她寻找冥婚对象,而如果事情是发生在冥婚对象身上,他也往往会过来女鬼的家中提亲。

等到完成冥婚之后,这个女鬼就往成为祖先的道路前进了一大半。如果她嫁的这个对象原本就已经有妻有子是最好的,在冥婚时男方所签的契约书保证了他的儿子要从生母的名下过到她这里,只要这个孩子平安长大,她就不用担心被祭祀权的问题;如果她嫁的这个丈夫还没结婚,但是已经有打算结婚的对象,那也很好,她要佔的是正妻的位置,之后其他人与她的丈夫生下来的孩子也是要祭祀她的;但如果她嫁的这个丈夫还没有其他要结婚的对象,那也没关係,接受与她冥婚是能从她家人那边拿到一大笔钱的,有钱自然就好结婚多了。

冥婚对活人的意义

这样看来,女鬼为了成为能被祭祀的祖先,自然是不遗余力地想促成冥婚了。但冥婚终究是忌讳的、不光彩的事情,是什幺样的动机推动着活人去促成冥婚?从表层来看,对女鬼的家人来说,大概是能够求个心安,并且不必担心再被作祟;对冥婚对象来说,一方面是不用担心再被作祟,另一方面答应冥婚后从女鬼家人那边得到的钱财也是一大诱惑。

但若从女性的嫁娶在过去社会的意义来看,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女性对于原生家庭来说,是一项可以与另外一个家庭或家族建立关係的资源,冥婚是让未婚而死的女儿同样可以达成这样效益的手段,而对冥婚对象来说,能和这个女鬼的原生家庭搭上关係也不无好处。

而从更高的角度来看冥婚的话,这是让未能达成父权社会所要求的为人妻、为人母的女鬼回归正常社会秩序的手段。死后并不是女性义务的终结,女鬼还是得结婚、想方设法得到小孩,顺服于当下的社会秩序。

那冥婚对于这段关係中的另一名女性又有什幺好处呢?我是指,对冥婚对象的活人妻子来说,她到底为什幺会答应丈夫冥婚,或是答应嫁给一个冥婚过的人?冥婚代表的是她的儿子被抢走了,她的正妻地位被抢走了,她死后的被祭祀权被这个鬼妻抢走了一大半,而她与丈夫之间的关係将永远隔着一个已逝的第三者。事实上大部分的女性是不愿意嫁给冥婚过的人的,但答应的人却也不是没有理由的。

首先,如果你相信算命,被算出来自己命中就是要做妾,那正妻的位置给一个和丈夫根本没有什幺关係的死人,总比给一个活生生的、会争宠的、会和你勾心斗角的活人要好。又或是你想嫁的对象被算出有「双妻命」,也就是说对方的元配会死亡,将不得不续絃,命中注定娶两妻,那先让对方娶个鬼妻再娶自己,便是个迅速有效的解决方案。接着,鬼妻的存在,也会让丈夫因此更为安份,不敢外遇,并会庇佑自己的孩子平安长大。最后,冥婚带来的金钱收入与社会关係也会连带地使活妻获益。此外,在很多案例中,女鬼冥婚的对象是她姐妹的丈夫,这背后多半也蕴含着想协助自己早夭的姐妹能得到香火祭祀的想法吧。

为何女鬼故事比男鬼多?

最后,让我们回到最一开始提出来的问题:为什幺女鬼故事比男鬼还要多呢?从被祭祀权的角度来看,女性死后得到祭祀的难度比男性高多了,女鬼本身就比男鬼多,而女鬼为了得到祭祀,很容易就会以作祟为手段,有作祟的现象才会引起注意、形成故事、被传播出去。而另一方面,也是女性的遭遇往往比男性更惨,死后不管是想要报复仇人,还是要沉冤昭雪,也只能透过作祟,就也因此形成故事而为人所知了。最后,还有一种男人遇上女鬼的香豔或风雅的故事,这倒没有太多民俗上的理由,而是乘载了创作者的慾望投射,这里便不多提。

碍于篇幅所限,这次便只讲了女鬼透过冥婚成为祖先的方法,但其实女鬼要得到祭祀还有别的路可以走,而女鬼故事所反映的社会现象与其对于女性的意义也不只是我这里提到的这些。有兴趣的话,推荐〈台湾民间信仰「孤娘」的奉祀︱一个台湾社会史的考察〉这篇论文,内容非常的精彩;如果不幸不方便取得这篇论文的话,也别太失望,之后有机会的话,我也还想继续分享与女鬼有关的这些事情。


更多文章,请见「人本教育基金会电子报」脸书粉丝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