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惠生活 >有品有闲系列文(完):有品有闲系列的感想与总结

有品有闲系列文(完):有品有闲系列的感想与总结

许多年前曾在某本书看到一张被称作范伯伦商品的需求图。不同于寻常经济学的假设,价格越高伴随的需求将会越低,范伯伦商品则是当商品售价越高,需求也随之无限上升,甚至当售价为天价时,人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拥有,需求没有半点减少。当时对于这种商品,总觉得非常违反直觉,可是看看超跑或是爱马仕的需求,确实符合这种描述,心中起了巨大的波澜,并誓言一定要找出范伯伦的《有闲阶级论》来一解心中疑惑。

有闲阶级论在台湾只有少量的两个版本,并且因为需求少,所以出版的数量少之外,更都已经绝版,透过万能的网路和时间,不容易的买到了二手书的两个版本,至少在那时候这本书并没有很红,也没有这幺多卖家在网路上贩卖二手经典书。

总之书是拿到手了,但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却是非常不好读的,或许我能了解何谓理性的经济学,但有闲阶级论这本书就是讲了人的不理性消费,而这种不理性的消费又类似于人类的比较心态,来自人类的社会性,有趣的是这种彼此互相比较的心理,反而又像是另一种理性。

这种既不理性却又理性的理论,反而让我深深为之着迷,尔后数年,当我阅读社会学的书籍、消费文化的讨论、怀旧文创的行销、阶级差异的习惯,甚至是自然与不自然的题材时,我都无可避免的回忆到这本令我永生难忘的《有闲阶级论》。

有品有闲系列文(完):有品有闲系列的感想与总结
《有闲阶级论》内页

谈到有钱人会买的东西,我们总是无可避免地想到那些精品街上的名牌包包,《奢侈品策略》是我阅读的书中,最能将有闲阶级论的思想落实在产品上的书籍,因为这本书讨论了为什幺这些奢侈品可以卖出远远高过于其商品唯物价值的价格。为什幺有人会愿意万把块去买个看起来平凡无奇的帆布袋?又为什幺许多品牌喜欢在LOGO底下简单挂个SINCE几年?又为什幺许多名牌都要发展不同的副牌或是开始经营起饭店或家具?

不过这本书讲了很多,真正的概念就是营造商品的独特性和无可取代性,包含了商品的行销广告、背后的製作、历史渊源等等才是商品真正无可取代的价值。尊重历史文化所营造的自身形象,那怕自己的产品有瑕疵和缺点,也应该坦然接受这样不完美的自己,更应该告诉消费者这些缺点是种无可取代的特点。

那些贵到下不了手的奢侈精品为什幺高贵?如何製造限量和流行的稀有性?

那些历史悠久品牌的产品,或多或少都有些对于时代的违和感,或许是太过不方便,或是瑕疵缺点太过古典,慢慢的多数人也都接受这样的缺点。就像是高跟鞋所带来的不便行走,在今天这个人人都买得起高跟鞋的时代来说,已经算不上是什幺缺点。为了让高跟鞋更赋予阶级性的意味,做出了更夸张的角度和楦头越窄等等违反人性常理,却又美得不可方物的高跟鞋。在这时代的美女,也似乎人人都尝试追求谁能驾驭更夸张的高跟鞋。

有品有闲系列文(完):有品有闲系列的感想与总结

仔细想想,那些远古的传说神话裏面,满满这些带来负面诅咒的神物或是宝藏。在坎伯的一系列神话书籍中,也有着一连串的描写诅咒、缺陷甚至残障,如果没有这些负面意涵,那根本无法成就神话故事的完美。像是阿基里斯虽然无敌却留下了脚踝的弱点、奥丁用只眼换取饮一口智慧之泉等。

我们总是不理性的相信牺牲某些东西就能换得更多价值,像是牺牲走路的舒服可以换得更美的高跟鞋、牺牲乘车的舒适可以换取更快的跑车、牺牲清洗的便利性可以换取更典雅造型的餐盘等等,这让人类开始追求了不自然。

什幺叫做不自然? 大概就是不利于使用甚至是不利于生存的突兀东西,因为我们总是假设每个人都是理性的,不会刻意的让自己处于劣势,更不可能在自由的意志下刻意选择伤害自己。至少我们在达尔文的物竞天择的假说中,得到这样的理性结论,但这套理性的天择说却没有办法解释为什幺雄孔雀会有那般长又不利于生存的尾巴,也无法解释为什幺花亭鸟要冒着风险搭建漂亮的小窝。

而后,达尔文提出的性择说,意指同性之间为了竞争与更优秀异性交配的权力,会不理性的用夸耀性又对自身没有好处的方式,来彰显自己优于其他同性,理应要获得与更多异性交配的权力。

思来想去,使用夸耀的手法来彰显自身优越性的手法,其实与《有闲阶级论》中讨论的「有闲」相去无几。像是穿着紧身衬衫来显示自身不需要工作、穿着高跟鞋来彰显自己的工作不需要劳动、与人拚酒总是拚到最后一口气来彰显自己酒量好、飙车游走在生死一线间,都可以用表现「有闲」来解释。

有品有闲系列文(完):有品有闲系列的感想与总结

人类终究是生物,生物活在世上的目的,多多少少都与延续自己的基因有关,如果这套表演「有闲」的方法,能够让自己的基因传播得更多更远,那自然就变得所有人都会採用。

人类虽是动物,但毕竟建立了文明与道德,远离了那些纯然的动物兽性,随着政权统治的人口数目越来越多,也随着科技和管理技术的进步,资讯传播的成本也随之越来越低,尔后人类建立了国家。或许是人类在天生上的资质有差异,也或许是人人的运气不同,但人一多便有了彼此的阶级差异,而不同阶级的人自然有着截然不同的价值观。

价值观是由个人由生命中的教育、经验、智识和个性等而决定的,而通常相同阶级的人拥有差不多的生活方式,自然思虑、烦恼和判断甚至购物习惯都差不了多少。对于阶级分明的社会来说,人与人之间的比较是在同一阶级内的,不同阶级对于哪种人较有优越性也都有全然不同的标準。

爱情的浪漫与有闲

在一个阶级严明的社会中,无论自己如何优越,也还是很难跨越那些来自阶级的隔阂和鸿沟,这些阶级分野让社会得以稳定,却也让人的可能性有所限制。曾闻优秀拳击手总是有想要称霸各个量级的野心,从轻到重有着殊异的技巧和要求,若我们强制规定了不得转换量级的制度,那或许会蕴育出各个量级的拳王,但成了拳王后也就达到了他们人生的巅峰,难以迫使他们继续进步,就像是阶级严明的社会一般。

而之后的革命浪潮和几次大战,破坏了旧世界的贵族政治样貌,进入了自由民主和资本主义时代。现在羽量级拳王得了头衔,在乎的再也不是追求羽量级的极致,而是称霸其他自己尚未征服的量级。

资本主义透过大量消费而生产大量商品,这些商品生产得越多,也就越能降低价格,而价格越低的商品自然可以获得最多消费者喜爱,但这却和人类的优越性有所冲突。当没有阶级分野的所有人都用着相同的东西时,是没有办法区分你我差异的。

有品有闲系列文(完):有品有闲系列的感想与总结

人都希望自己比别人优越,都希望证明自己比他人有才干、有钱甚至是无可言喻的优越性,因此在资本主义市场中,许多产品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其价位较高也用了较低效率的方式製作,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彰显「有闲」。

若细思我们所见的所有商品,上头都有着理性上或许不需要的有闲价值存在。从一个10元马克杯上的颜色到昂贵瓷杯上的精緻雕花,从一间小饮料店的迷你招牌到奢侈品所设计的昂贵店面装潢,从寻常零食的包装到昂贵凤梨酥的层层保护,无一不是非理性的主观价值,是由个人来认定的精神价值。

兴许有人爱那艾雷岛的泥煤味,却也有人对其不以为然,甚至深恶痛绝。但可以说这种味道的独特性,反而成为其商品在精神价值上的无可取代,甚至独一无二。

去餐厅到底是吃饭还是吃装潢?「礼物」就是为了有闲的精神价值而存在如何用包装让商品看起来更高贵有闲

但诉求量产的资本主义社会,独一无二的东西很少,又或者说独一无二的东西如果没有足够的主观价值,也没有足够的行销预算,就很难说服他人购买,要满足这些多条件,独一无二的商品价值自是无比的高。而高价位商品增加了购买的困难度,这些垫高的门槛又无比显示了购买者的身分尊贵,所以人有了钱就开始喜欢购买些珍奇稀物,而在当代社会没有甚幺东西比艺术品来得更稀奇也更高价珍贵了。

艺术过去在贵族社会就不是什幺大众会喜欢的东西,而到了民主时代,大众更不愿意理解艺术品,因为那需要的精神门槛太高,根本不是常人所能负担。虽说我们总是希望政府多多推广艺术文化教育,但每每政府推行各类艺文活动时,却又引来民众的不满,认为政府该把钱花在刀口上,而不是花在对民生毫无益处的艺术文化上。

有品有闲系列文(完):有品有闲系列的感想与总结

这些艺术价值并不惧怕大众的厌恶,甚至艺术之所以是个有闲的价值,正是来自于大众永远的不理解和嫌恶,可以说当一个艺术被大众给了解之后,其优越的价值也将蕩然不存。就像当人人买得起照相机,写实画就再难成为艺术主流;就像流行的小说变多,书店就必须要替纯文学另立一个专区;就像家家户户学得起芭蕾舞时,就盖起更大更漂亮的舞台,有过大舞台经历的人才能算得上是舞者。无论如何艺术这门有闲的价值,终究是要排斥大众于门外的。

艺术文物中「有闲」表现在纯然的精神价值

资本主义虽然带给社会长足且不断的进步,但希望达到的打破阶级没有做到,反而让每个人都对于提升自己的阶级而汲汲营营。照理说为了提升阶级,大众该会去研读艺术才是,但因为阶级差异太悬殊和价值观落差而有了无可改变的选择。

由于民主社会每个人看起来是如此相似又平等,缺乏一个明确模仿的上层阶级对象,因此处于下层阶级的人只好想像一个自己认为的上层阶级出来,就像是农夫想像的皇帝,大概就是扛着黄金锄头和翡翠扁担在耕田似的。

而这些幻想又透过媒体供给的资讯和拍摄的戏剧,不断灌食给大众,同时也播放给民主时代的有钱人观看,于是初尝富贵的人也就顺应这思潮,表演那想像中的有钱人形象给贫穷大众欣赏,而后社会也就越是没文化、男人越发跋扈、女人则越加俗艳。

书房显示了主人的社会阶级和品味文化匮乏的恶俗建案和浮夸豪宅带有巴洛克式装饰的中国圆桌,文明国家的低端品味

曾有个牙医友人告诉我不同阶层的人,对于假牙的想法有着全然不同的观念。对于家境良好又有文化的人来说,做假牙要做得像是真牙,要留下真牙可能会有的瑕疵和不那幺白的颜色,因为对于这种人来说,他们想要彰显的有闲是「健康」。

而对于穷人来说,他们想要的假牙则是希望完美的不似真牙,最好上面洁白无瑕,这样虽然看起来不真实,却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有钱能装假牙,他们想要彰显的有闲是「装得起假牙」。而对于暴发户来说,他们想要的假牙最好是纯金打造,甚至是翡翠做的,他们想要彰显的有闲是「自己的钱多到无处花」。

有品有闲系列文(完):有品有闲系列的感想与总结

自然与不自然,是我在本文初提起的概念。曾经天真的以为人类的价值观该是差不多,像是雌孔雀们都追求有个最漂亮尾巴的雄孔雀,像是母蹬羚都追求能在猛兽前面越挑衅的雄性,我曾以为人类追求的价值应该相差无几,却在阶级所带来的差异如此之大,关于自然与不自然的理解相去甚远。光是看到贫民阶级的女性纷纷跑去整形,而不追求属于自己独特的美感,反而将自己变成一个又一个複製人,就令人感受到那些阶级差异所带来的叹息。

曾经有段时间歌唱节目特别红,那时有着许多评审老师,总喜欢对着参加选手讲评,那时有个形容词我不理解,「油」。总有歌手被评审用油来形容,有人解释这是种炫技或是刻意,虽然不是很理解,但我总能或多或少感受到这些被形容成油的歌手,他们的歌声虽然令人折服,却不那幺令人舒服。事隔多年想来,那些歌唱技巧完美、音域又广的歌手,之所以感觉油又无法得到大众青睐,大概就是过度追求了完美,而少了点人味,就像穷人过度完美的假牙,感觉是那幺的不自然。

民主时代或许早就失去追求有闲的意义,《有闲阶级论》能解释的社会表象也越来越少,更多的意义反而融入了精神生活之中,而不同阶级的精神优越性又是如此不同。自由多元的社会有了太多不同的同温层,每个同温层都有属于自己的文化优越性,要了解每个行为和商品背后的有闲意义也越来越困难。

不过我能肯定的是,透过不断竞争的资本主义精神,民主时代的人早就相互压迫着彼此,甚至到了喘不过气的境况,又哪还有甚幺力量追求有闲价值呢?虽然这时代越来越堕落,也越来越庸俗,看着电视上的低能戏剧和媒体相继吹捧的弱智但政治正确电影。

时间久了,心中对于这样没品没闲的时代也越来越能包容和接受,毕竟我们虽然没有了真正有道德文化的富贵人家,却也让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他人眼中的人生胜利组,或许那就是属于这时代的有品有闲吧。

民主社会中的「有闲阶级」在贵族终结后,民主时代的自由与堕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