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惠生活 >特朗普“帮了”中国余永定

特朗普“帮了”中国余永定

美国特朗普政府今年年初发起的中美贸易战正迅速升级。美方已经分别对价值500亿美元(约2050亿令吉)及其他价值2000亿美元(约8200亿令吉)的中国商品,加征25%和10%的额外关税。

除非两国领导人能够在下个月于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会议上达成协议,否则情况可能会继续恶化。然而对中美双方来说,这个消息要对中国更为有利。


到目前为止,中国一直拒绝屈服于美方的压力。虽然也实施了报复,但它仍然保持其行动的适度性以避免事态过度升级。

但另一方面没有理由认为已经声言威胁要对所有中国产品增加关税的特朗普政府可能会转向。毕竟在特朗普眼中,自己这个存在双边贸易逆差的国家必然会让其合作伙伴占了便宜。

当然,现实是美国与中国贸易所产生的任何成本与其巨大获益相比都微不足道。

首先,由于来自中国的进口产品成本低廉,美国消费者只需支付更少的价格,就能买到从鞋子到电子产品在内的各类商品。

此外,美国一直存在巨额经常账户逆差,这意味着它从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借入的资金远远超过贷款。


如果没有中国资本流入,美国财政部就将面对更高的利率,导致政府债务融资成本和房主抵押贷款成本双双上涨。

虽然对华贸易逆差导致美国流失了一些就业职位,但流失的一直都是些低工资职位,并被其他领域的新就业所抵消。

特朗普“帮了”中国余永定 美国特朗普政府发起的中美贸易战正迅速升级。

根据美中贸易委员会2006年发布的报告,随后四年间失去的50万个制造业岗位将被相同数量的新服务业岗位所对冲。

这些预测会否兑现是另一个问题。而关键问题是——并且将永远是——美国是否能够升级其经济结构并确保实现一套更为公平的国际贸易利益分配机制。

这种成本效益计算,可能就是为何美国历届政府虽然有时嘴上表示反对,但其实都乐于保持对华贸易逆差的原因。

贸易顺差不符长远利益

中国政府也对这一安排总体感到满意,但也有一些中国经济学家一直以来都警告说对美贸易顺差并不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主要原因如下:

首先,对美出现顺差意味着不断累积外汇储备。正如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鲁迪·多恩布什(Rudi Dornbusch)指出的那样,贫穷国家的居民更应该将资源用在提高生产率和生活水平上,而不是购买美国国债。

然而,当中国开始实现持续贸易顺差之时,其人均收入只有400美元(约1640令吉)多一点。

此外,尽管中国是世界上外国直接投资的主要接受国,但它未能将所有资本转化为经常账户逆差来为持续增长的国内投资和/或消费提供资金。

相反,通过继续保持经常账户顺差,中国把自己放在了一个不合理的国际投资点位上:尽管已经积累了大约2万亿美元的净国外资产,但却维持了十多年的投资-收入逆差。

美国国债不仅收益微薄;而且比看起来更危险。毕竟美联储随时可以以国家债务负担过重的理由大肆印钞来稀释负债。在更极端的情况下它甚至可以扣押中国手里那些以美元计价的外国资产。

经济迫切重新平衡

简而言之,中国的体量相对世界市场来说已经有些臃肿,其经济也迫切需要重新平衡。虽然该国自2008年以来在此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其贸易相对GDP的比率(37%)以及出口相对GDP的比率(18%)仍明显高于美国,日本和其他大型经济体。

然而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经常账户的迅速恶化将对该国构成严峻挑战。如果中国必须减少对美国的贸易顺差,那幺就必须同时减少对东亚经济体的贸易逆差,而这种再平衡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会相当严重。

中国须停止积累外储

中国必须停止积累外汇储备。如果是为了积累外国资产,那幺应该找一些比美国国债更有利可图的标的。

无论如何中国都应该减持代价高昂的外债。而为此它必须实现自身进出口贸易的平衡,同时,通过消除地方政府不计代价争夺外国直接投资或实施其他形式不当干预行为的激励因素,来为在其国内市场运营的外国企业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

最后但也同样重要的一点在于,鉴于引进外国技术向来不易且在未来日益艰难,中国肯定会在自主创新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以减少这方面的依赖度。

中国当局以前也不是没有提出过这类目标,但由于特朗普发动了贸易战,使得政策制定者们产生了新的紧迫感。在这个意义上贸易战可能最终会变相地为中国带来福音。

2005年,当美国政府迫使中国允许人民币升值时,小布什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委员菲利普·斯瓦格尔(Phillip Swagel)写道:“如果中国的货币正如一些人声称的那样被低估了27%,那幺等于美国消费者对所有中国制造产品都获得了27%的折扣,而中国人则为国债支付了27%的溢价。

斯瓦格尔断言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一定明白这一点,而且他们“当然必须意识到自己大张旗鼓的表态只会让中国人更加难以采取行动。”

但正如斯瓦格尔所承认的那样,这也许就是事情的重点。

美好时光一去不返

美国推动中国让人民币升值是一种以牺牲中国为代价维持美国从固定汇率中所获得的“巨大利益”的“欺诈性尝试”。

即使这是一次意外之举,最终结果也是“保持美好时光一直延续的绝佳策略”。

而到了特朗普时代,那些美好的时光可能就会一去不返了。特朗普声称与中国的“贸易战”在“那些代表美国的愚蠢无能者手中多年来都是一败涂地的。”

但他最有可能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就是一个傻瓜——一个笨拙且反复无常,对中国发动攻击使之经济更为强大的领导人,而且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以牺牲美国的利益为代价。

余永定

原中国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