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惠生活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台湾新生代饶舌厂牌,由陈小律领军,旗下成员包含春艳、嘟嘟 DuDu King、万能麦斯、JT 等人。2015年,由战犯音乐主导的《90s Kidz 九零后小孩》系列演唱会获得圈内空前迴响,除让厂牌知名度大增外,更成功开启了一个属于新生代的市场。这些平均年龄仅仅二十出头的饶舌歌手,不像前辈们会受到科技、资讯等各方面的限制,相形之下,起步的较为平顺;但也因为如此,却也要面对更大的竞争、设想更多层面的人、事、物。这次,我们直接前往战犯音乐工作室,与这群年轻小伙子聊聊,究竟,他们自己是如何看待「新生代崛起」这件事的。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九零后小孩演唱会让我们看到了新生代的能量,你们当时就有预估会带来这幺大的效应吗?

春艳:没有欸,当时票还一度跑不动,感觉超挫的!

小律:应该要说我们办这场活动之前,在跟颜社的迪拉胖聊过后,才决定要办第二场。当初认为要比第一场盛大,所以办在华山。但或许是这圈子本来就比较慢热吧?在开始卖票的期间,票房真的没有很好,心里多少会怕;是直到最后现场直接看到很多歌迷、前辈、圈内人后,才让原本担忧烟消云散。

那当时有想甚幺办法促进票房吗?

春艳:原本想说要出奇招,拍那种候选人在催票的照片、影片,但后来没有拍成。

小律:这真的是当下票房压力下的想法,什幺招都想试试。就连像春艳那种跟原本主题无关的方法都有想过。不过后来也都没有真的实现就是了。

为何会以「毕业」为演唱会主题?

小律:我们之所以会办《90s Kidz 九零后小孩最终回:卒业式》演唱会,主要是因为我们这群新生代都正巧处于毕业的年纪,而同时也是《90s Kidz 九零后小孩》系列的最后一次。以「毕业」作为主题,正巧符合我们年纪所处的阶段,同时也宣告这个系列演唱会的完结。不过之后一定会有新的东西啦!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这次活动离上次大约半年,是甚幺原因促使你们这幺快就举办第二波演唱会的?颜社在当中扮演甚幺角色?

小律:因为第一场口碑还不错,颜社老闆迪拉胖有建议我们暑假可以再办第二场,于是就展开了与颜社之间的合作。颜社帮我们洽谈场地,像是对场地的窗口以及帮忙解决表演现场的问题,但绝大多数事情仍是由我们去执行,因为迪拉希望我们靠自己的想法与创意,而颜社则是担任协助的角色。第一次办演唱会甚幺都不懂,但第二次因着第一次的经验,加上颜社行政的帮忙,让活动顺利了许多。然后不得不说,办活动最重要的就是预算,要怎幺去掌控预算是非常不容易的,经过这次活动让我学习到了很多很多。

完成的感觉如何?

小律:办完的感觉真的很爽,但过一两个月后我们超空虚的。现在得想未来该怎幺突破。

万能麦斯:对,有点像一夜情的感觉。

春艳:表演完后,我待在工作室一整晚,躺着睡不着,很亢奋;之后我走出去吹风,心里就在想:「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巅峰吗?」

台湾独立音乐发展不易,而嘻哈音乐虽然群众增长迅速,但仍算是起步阶段;你们是如何行销的?

小律:我想,建立每个人的形象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以一个经纪公司、品牌的面向来看,我们势必得将艺人、歌曲视为商品,要做好包装、将质感做好才能将他们给销售出去。现在市场听到「独立音乐」就会认为很平价,这也是我们要突破的地方。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请分享战犯音乐旗下饶舌歌手的未来规划。

小律:春艳自己就很有想法,他自己懂得如何行销自己,所以我跟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讨论歌曲以及未来方向,也就是你们现在看到的他。而嘟嘟在圈内形象原本就很鲜明,大家都知道他是比较硬派、注重押韵,属非常东岸的风格;他现在也在筹备个人专辑,但时间会拉比较长,要很谨慎地做好。万能麦斯现在还在当兵、JT也还没毕业,未来他们将持续以单曲的方式出现 ── 现在单曲只要是原创的话,也可以在线上音乐平台上发行。所以我们必须要让单曲先达到不错的传唱度后,才能慢慢往专辑迈进。虽然人气的成功与否,行销预算还是占很大一部分,但我们目前能做的,就是把质感、音乐品质拉高,想办法找个合适的主题去突破。

有没有哪些案例是如预期般成功?成功要点在?

小律:嘟嘟的《烫口货》、春艳的《大男孩主义》都在圈内引起蛮大的效应,让大家知道战犯这个厂牌;而JT的《夏令营》则让他有了自己的形象,比较大男孩、阳光的感觉,之后他也会继续往这方向走。我认为战犯目前之所以会有不错的成绩,主要在于我们年轻,懂得现在年轻人在想甚幺。我们有时可以为了讨好某一块市场而做某件事,但有时候却又很随兴,会因为听到国外音乐而去学习、揣摩,在内化之后成为一种新生代的典範。这算是我们的优势吧?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Dudu king 金其禾 – 烫口货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其实你们现在是学生,比较没有生活的压力,但我很好奇出社会后呢?

小律:其实这是我们最近一直再讨论的事情,但还是得看他们的想法。

春艳:先去工作吧。等到之后能靠音乐赚钱时,再跟老闆说,我是饶舌歌手,我不做了!

万能麦斯:还是有现实面的考量,当然还是先工作吧!

嘟嘟:我现在是读工业管理,但以后应该不会从事这一行…

虽然大家都说音乐人很随兴,但我发现到你们是有计画性地在做好每一步骤,这是否就是战犯音乐这间公司存在的意义呢?

小律:是的。其实从我们创立以来,就设定自己是属于新生代的厂牌,不同于颜社、本色等等。我认为现在年轻饶舌歌手都很成熟,但就像你说的,执行力有差。这也不是我臭屁,是真的有很多人问我做厂牌的事情,而我则会回问:「你会甚幺?」因为包含设计、行销、文字宣传、影像等等都是预算,如果本身不会,势必得花很大一笔钱。而我们则是试图找各种人才互相帮忙、互相分工,先让团队的名声炒起来,之后再跟别人谈合作。像嘟嘟那首《烫口货》其实成本才五百块,花在涂鸦材料上,但得到的效益却是非常惊人的。这就是我们野心。

嘟嘟:其实小律第一次找我聊天时我超想睡的。明明就不熟,见过几次面而已,他就劈哩啪啦跟我讲一堆关于经营厂牌的事情。不过我之后也还真的信他这套。

春艳:我觉得战犯的优点是资讯沟通平等,我们可以互相讨论,并把想法彻底实现。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最后,说说你们的终极目标。

小律:我不会将战犯侷限在Underground,但目前最重要的,是让我们每个人都能靠音乐养活自己,能向家人说:「音乐真的能赚钱。」然后我最近有个回归计画,开始经营自己,让自己能回到幕前。

嘟嘟:我会想要一直玩饶舌,但我不会想要唱那些新的东西,而是照我自己的做法去做。我希望自己能有改变别人的力量,让听众能被我的歌而打动,有种劝世的感觉。

万能麦斯:只要能继续唱下去我就很开心了。之后我会做比较流行的东西,我自己是比较喜欢这样的风格。

JT:我想变成某种风格的代表。我喜欢舒服的音乐,我希望能有一天能成为这种风格的代表,让大家想到舒服的歌,就会想到我。

春艳:我想在阳明山买栋房子。那边环境很好,然后到台北市区也很方便。我得阳明山很棒。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JT – 我们 feat. 春艳 陈小律 Dudu king 万能麦斯

编辑后记

认识战犯是在去年春艳推出《大男孩主义》迷你专辑时的事情,而早在那之前就有在 Follow 他们,当时很开心能专访春艳,也对这位年轻艺术家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之后来到 CooL 杂誌,有了更多的机会能与台湾饶舌圈的朋友们接触;而日前更因为《90s Kidz 九零后小孩最终回:卒业式》演唱会的关係,让我饶舌魂上身,开始着手研究该厂牌的其他歌手。不得不说,这群年轻人真的很厉害,不仅是音乐部分,甚至连经营、行销层面的问题都能应付得宜。回想自己在他们这个岁数时还在妈妈十块,而他们竟然出了好几张专辑、Mixtape,包含製作、摄影、MV 都一手包办,除感到汗颜之外,也不由得羡慕他们来了呢。

我想,这就是 Hip hop 迷人的地方,总能聚集一群人、一起做同一件事、往同一个目标迈进。正当我们以为中文饶舌快没新意的时候,一定会有新的一组人马出现、并带来惊喜。而现在,我看见了一股无法忽视的能量 ── 他们面孔很新,但绝不是菜鸟。他们是战犯音乐 WAR Convict,是一群来自九零后的 Army。

独家专访  聚焦台湾饶舌新生代 Part.2 战犯音乐WAR

more about_
战犯 WAR Convict Studio
战犯 WAR Convict Studio Youtube 频道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