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惠生活 >独撑製衣厂22年重获自由‧虎妈製饼顾孙享受生活

独撑製衣厂22年重获自由‧虎妈製饼顾孙享受生活

独撑製衣厂22年重获自由‧虎妈製饼顾孙享受生活张秀娟(59岁)曾经是孩子敬畏的“虎妈”,她在教育孩子方面从不手软,最终望得儿女成才,让她深感自豪。劳碌了大半生,她终决定结束撑得不易的製衣厂,以便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不过,现在她虽然不再被工厂困身,但并未过得比以往轻鬆,因为她仍继续以自由身接下製衣和製作年饼的订单,偶尔还帮人做账。与此同时,她还得帮忙照顾孙子,以及到国外探访孩子,平日可说是片刻不得空闲,但她却乐得享受这种充实却不被厂务困身的生活。关闭自己一手打造的製衣厂后,张秀娟即迈入退而不休的状态,继续承接製衣厂和烘製年饼的订单,结果,她的生活忙碌依旧,但她却毫无怨言。笔者约访张秀娟时,她原本答应腾出一小时的时间接受访问,但在笔者抵步之前,她却表明只能腾出半小时,因为她确实很忙,忙着採买製作年饼的食材、忙着烘製年饼和照顾孙子,根本没有多余时间接受访问。张秀娟卖年饼一事得从四五年前说起。未退休前,她受朋友之邀而参加一项慈善义卖,为冼都一所神庙筹款。当时,她自认为没有甚幺特别才华,只是平日喜欢烘焙糕饼,于是,她就利用晚上空档时间烘製饼乾义卖,结果,她从中找到充份的满足感,并觉得过程很好玩。“虽然那只是一场义卖会,但也不能只是草草摆出两三罐饼乾即告了事,所以,我当时连续烘製饼乾好几天。那段期间,女儿恰好在家里教音乐,一些家长在接送孩子时看到我摆放在桌上的饼乾,就主动向我购卖义卖会的固本,使得我成了为义卖会筹得最多款项的人士,而且我还是义卖会开始之前就已经收到这些款项。”大型义卖会一般在12月进行,接下来就是农曆新年,于是,过后就有人追问张秀娟可否烘卖年饼,结果,她自此每逢新年就应节地卖起年饼来。“不过,我是为了兴趣才烘焙年饼,绝对不是为了赚钱。我很喜欢烘焙,一直以来都是自己看食谱学,偶尔参加烘焙课程,平时有空就烘烤麵包或蛋糕,送给朋友吃。”美食总是有它的市场,在嚐过张秀娟的烘焙成品后,有些人就进一步问她:“如果我们有举办活动,可以向你订购饼乾吗?”张秀娟想了一想后认为,她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她过后只要有空就会接下订单。“我有空时才会接订单,没空时就不接,所以没有太大负担。至于年饼,我多是只接朋友的订单,并非为了赚钱而烘製年饼。”烘製年饼工作一手包办为了烘製年饼,张秀娟牺牲了不少休息时间,对此,她坦言很累。今年1月,她开始忙做年饼,预算做足一个月后就过年。对于时间管理,张秀娟最在行。她有时要帮女儿照顾孩子,所以,每当接下订单后,她都得事先安排时间,以便採购买製作年饼的食材、烘饼和包装年饼,毕竟她在照顾孙子的期间是无法分身烘製年饼的。“无论如何辛苦,我都会确保準时做完年饼及準时交货。我喜欢看到自己烘焙出来的作品,令我很有满足感。为了不让一些朋友失望,我还应他们的要求,修改一些食谱,甚至採用不同的食材来製作年饼。”她披露,烘製年饼的工作全都是由她一手包办,所以她在新年前夕特别忙碌。“当女儿有课时,我既无法烘製年饼,也没有时间送货,所以,在那段期间取货的朋友需自行上门来拿货。“我现在赶完手上最后一批订单后就收工。我以前工作时都不熬夜,但因为在晚上烘焙的饼乾需等它冷却后才能包装,所以,我得花费时间等待饼乾冷却。”年饼45令吉顾客不嫌贵张秀娟说,虽然她懂得製作多款年饼,且之前也曾推出多款年饼应市,但她今年只烘製4款年饼,即黄梨酥、杏仁曲奇、榛果曲奇和杏仁薄片。“我的年饼售价也不便宜,今年每罐要价介于35至45令吉之间,但朋友都不嫌贵,因为我都採用真材实料,从不会减料,只会加料。比如今年的杏仁大幅度涨价,但我依旧没有减料。”令她感到惊讶的是,虽然今年的年饼价高,她接到的订单却比往年更多。“在许多工厂加入烘製年饼的行列后,强调健康和真材实料的住家式年饼越来越少,相信这是造成住家式年饼大受欢迎的原因之一。”一辈子不断工作得保年轻若说张秀娟是一个了不起的女人,相信应该没有多少反对的声音。她在中学毕业后,家人就因为她是女儿而不愿支持她继续升学。为了继续深造,她只好以半工半读的方式过生活,而原本就读理科的她,也为了未来的发展,而改修出路较广的会计系,并在凭着过人的毅力下完成课程。精打细算的她,在赚到一些钱后就与朋友合伙创业,岂料,合伙人竟在欠下一笔债后消失,留下她独撑毫不熟悉的製衣厂。当时,她没有退路,唯有硬着头皮挑起重担坚持下去。过后,她在短短一两年内扭转乾坤,闯出一番属于自己的事业,并为此感到自豪不已。每天5am起床忙到10pm“合伙人欠债后,抛下工厂就离开。从那时候起,我不再相信合伙经营的方式。当时,我很辛苦,且刚生了第三个孩子,又对製衣业一窍不通,既不懂得裁缝,又不会选布料和线,因为我之前一直只负责会计的部份。所幸,我最终在一两年内把製衣厂的发展拉回轨道,所有订货都出得相当顺利,且得以维持客源。曾有很多人追问我,为何不懂裁缝却开製衣厂,不过,我做到了。”她管理拥有百多名员工的製衣厂达22年,直到早前才为了重获自由身而关闭製衣厂,但她过后却是退而不休,因为还有旧客户不断发订单给她,于是,她在接下订单后,将之转交给其他厂家製作。“我将工厂结业后,不等于我从此没有工作,只是我不再需要为工厂的事情烦恼,尤其是人力资源的部份,最令人头痛。”她除了继续接下製衣订单,同时,她还继续帮人做账目,所以她一直都很忙。“我每天早上5点就起床,做了简单晨运后,就开始一天的作息。我没有午睡的习惯,每天都是一直忙到晚上10点才睡觉,这是我的生活方式。有人说我很傻,为何还要做到这样累,我却认为这样很好,而且我也过得很自在。”张秀娟的外表不像是年近60岁的女人,但她并没有特别保养,只说不间断的工作是让她保持年轻的原因之一。“因为我从毕业后一直工作到现在,当然,时间管理很重要,我每天比其他人早起,就有更多时间做更多的事情。”常出国探儿女数月张秀娟披露,她曾在空闲时烘麵包送给朋友吃,结果,对方直呼好吃,并表示要向她订购麵包,但她却回说:“对不起,这是非卖品,若有时间,我可以再做给大家吃。”她直言,烘焙是她的兴趣,但售卖烘焙成品又是另一回事。“试想想,在辛苦烘焙糕饼后,还得按时送货,这过程太费时费力。更何况,我不想通过这种方式赚钱。如果我要卖糕饼,大可以自行开店,但我不想再被事业绑住,我要自由的生活。”她强调,活到这把年纪,最重要的就是自由。当她结束製衣厂的生意后,她不再被厂务困身,所以,她可以常常出国探望儿女数月,享受自由自在的生活。严厉教育孩子成才张秀娟说,她女儿的学生的家长都指她是虎妈,而她也不曾否认,因为她教育儿女确实自有一套。“我在教育儿女方面很严厉,我说Yes(是),孩子不能说No(不是),这是我的原则。”不过,她如今看到女儿教育孩子的那套方式时,却自叹现在时代已不一样了。“以前,我的孩子都很怕我,这样才容易受教。如果他们不怕你,很难听你讲。你有没有发现,若把孩子交给别人教,都会比较容易,那是因为一般孩子都会怕外人。“早年,我每天上班前都会叮嘱孩子,我下班回家时要看到他们把做好的功课放在桌上,好让我检查,若有需要更改的错误,则必须立刻更改,他们也都接受了我这一套教育方式。“孩子是需要教的。我教他们对的方式,他们就得跟着做。如果他们因为不听话而出错,我就会惩罚他们。如果他们的成绩欠佳,那也是他们的错,因为我得出去工作谋生。”她认为,打骂孩子是少不了的环节。“现代妈妈,包括我的女儿都主张不打孩子,她们说,要往正面想。当然,孩子是她们的,如何管教是她们的事,那我就跟随她们的方式。但老实说,我不太认同她们的方法,因为成人不能凡事迁就孩子,而是要适可而止。”张秀娟育有3个孩子,其中2名孩子在国外留学后就继续留在当地谋生和定居,另一名女儿则在本地教音乐,而她就是在女儿教课时,帮忙照顾孙子,享受一下含饴弄孙的乐趣。/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2.0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