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惠生活 >《大佛普拉斯》创作过程处处是梗:专访林生祥如何大玩电影配乐

《大佛普拉斯》创作过程处处是梗:专访林生祥如何大玩电影配乐

《大佛普拉斯》是由导演黄信尧2014年入围金马最佳短片作品《大佛》改编,请到了导演锺孟宏、叶如芬担任监製,在第19届台北电影节荣获最佳美术、最佳剪辑、最佳配乐、剧情长片以及百万首奖共5个奖项,在今年的金马奖也获得多项入围,成绩亮眼。10月13日上映后,更是获得广大迴响,其中配乐的切合与特色,更是让人津津乐道。本次,我们特别前往美浓,专访配乐家林生祥,让大家看完电影后,再来回顾配乐,了解电影不为人知的故事。

第一次创作配乐向林强取经,获得「看电影」三字箴言

先前,锺孟宏在自己所导的电影《一路顺风》,曾与林生祥合作了三首歌曲,因为有了之前合作的顺利,锺导和黄信尧导演这次在讨论后,就决定找林生祥来合作这部片整张配乐,这也是他第一次负责整张电影配乐的创作。

「大约在2016年,锺导有先跟我这边提到会有一部电影会在12月完成初剪,先询问我有没有空可以接下这部片的配乐。在还没接之前,其实我有点紧张,对我来说,会紧张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过去锺导所拍摄的几部电影都是很有意思的片子,都是我很喜欢的电影。包含《停车》、《第四张画》、《一路顺风》、《失魂》等,这些电影整个故事结构是很严谨的。所以当时我在想,即使锺导担任监製,以锺导的工作标準作为电影製作标準来说,这部片绝对不会差到哪去。当时我就知道我会接下这部电影的配乐工作。」林生祥说。

在还没接下本片配乐前,林生祥就一直很希望有机会接下这部电影的配乐工作。在一次的因缘际会下,和林强一起吃饭,林生祥当时问他:「林强,我请教你,你做过这幺多的配乐,在你的配乐生涯中,有没有什幺想法或心得呢?」当时林强听了他的话后,吃了一口饭,说了一句:「谋啊!啊丢看电影啊!」

当时抱着严肃的心情问下这问题,没想到答案这幺简单。但从一位这幺资深的作曲家身上听到「看电影」这三个字,林生祥当时心想,这一定是做电影配乐最重要的一件事,言简却意味深长,从他口中讲出来的意义势必是不一样的。「看电影」这三个字深深影响了林生祥,在之后确定接下大佛的配乐工作后,他就决定要和电影深度对话。

出道迈入第20年,常常在看电影的时候听到了厉害配乐,心里就会有一个声音跑出来:「有没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导演喜欢我的音乐,提供足够的製作成本,找我做一整支的电影配乐呢?」过去曾经有纪录片、电视剧和电影找过我做配乐,但通常篇幅不大或者是资源不足,以至于我一直觉得还没有真正经历过为电影音乐奋力一博的感受。《大佛普拉斯》是第一次让我感受到我的音乐与电影深刻结合的电影!

《大佛普拉斯》创作过程处处是梗:专访林生祥如何大玩电影配乐

去年12月底看完大佛初剪后,林生祥深深爱上这部电影,他决定无论如何一定要好好做这部配乐。看完初剪后,林生祥和导演讨论配乐的创作时程,当时导演决定要带着《大佛普拉斯》前往坎城参展,所以必须在二月之前将电影完成,包括配乐,这也就是说,林生祥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可以创作配乐!

12月底,看完粗剪后,林生祥带着电影copy档,回美浓全力创作配乐。一回到家,灵感也跟着到家了,很快的就凭第一次看《大佛普拉斯》的印象,很直觉的就写了「有困难呢」这支曲子。「接下来我开始猛看粗剪,里头有需要配乐处的参考音乐,我没有照着顺序来写曲子,想写哪里就写哪里。我先写了「偷看董仔漂丿」,第一个版本没有过关。隔天我写了「肚财的朋友」,监製锺导非常喜欢,我觉得我已经进入状况,我告诉锺导,接下来每一天我希望能够交一首曲子。」

于是,林生祥回头重写之前被退件的「偷看董仔漂丿」,这首曲子是电影的开端,因肚财、菜埔偷看董事长的行车记录器,才形成这个电影故事。「不知道怎样,我突然想起了007的电影,感觉好像是办案,但是他们又偷偷摸摸,所以使用电吉他扮演了肚财、电月琴则扮演了菜埔,偷偷摸摸的旋一前一后进行,有时候看到忘我的时候破音就出现了。」这几首曲子写出来后,共四首曲子,确定了《大佛普拉斯》的配乐风格。

《大佛普拉斯》创作过程处处是梗:专访林生祥如何大玩电影配乐

《大佛普拉斯》的角色不多,但各个个性鲜明,虽然是活在文本内的角色,但却也影射了许多社会底层生存的小人物,林生祥认为这些角色也值得拥有自己的主题曲。

角色:菜埔(庄益增饰)

主题曲:菜埔的苦衷 [试听]

菜埔是一位中年单身汉,白天打零工,正职是佛像工厂的夜间警卫,最大的牵挂是家中的老母亲,晚上工作唯一的乐趣就是和朋友肚财闲聊,消磨时光。该首歌以口琴作为主要乐器,听起来淡淡的悲伤,传达蔡埔对生活的无奈。

《大佛普拉斯》创作过程处处是梗:专访林生祥如何大玩电影配乐 《大佛普拉斯》甲上娱乐发行角色:肚财(陈竹昇饰)

主题曲:肚财的朋友 [试听]、面会菜 [试听]

肚财以做资源回收为生,对他来说,下一餐在哪里是他每天最关心的事,只有晚上去佛像工厂找菜埔聊天的时刻,才能感受到自己身为一个人的尊严,因此「肚财的朋友」就这幺成形了。

而「会面菜」一词指的是亲友无法到探监时,请人代送到监狱的食物。这一段情节是关于死亡,电影的开头是送葬队伍吹奏「骊歌」,于是林生祥使用骊歌的元素写下了这首「面会菜」,成为肚财最代表的一首歌曲。

《大佛普拉斯》创作过程处处是梗:专访林生祥如何大玩电影配乐 《大佛普拉斯》甲上娱乐发行角色:释迦(张少怀饰)

主题曲:释迦的预感 [试听]

流浪汉,一个人住在海边的废弃屋,没有海浪声就睡不着。他唯一的朋友是肚财,白天会跟着肚财做资源回收,在片中,他是个谜一般的人物,没人知道他来自哪里,全片以站在旁观者的视角,看着悲剧发生在朋友身上,全片只有一句台词。

「释迦的预感」和「肚财的朋友」是同一系列的,「肚财的朋友」是用六弦月琴当主奏,而「释迦的预感」是用口风琴,仔细听,旋律是一样的。

《大佛普拉斯》创作过程处处是梗:专访林生祥如何大玩电影配乐 《大佛普拉斯》甲上娱乐发行角色:黄启文(戴立忍饰)

主题曲:跟着董事长去冲浪 [试听]

佛像工厂老闆,做的是宗教艺术生意,工作之余却是个沈迷女色、夜夜笙歌、「明天的气力,今天就先花完」的男人,同时也是本片行车记录器内的男主角。

《大佛普拉斯》创作过程处处是梗:专访林生祥如何大玩电影配乐 《大佛普拉斯》甲上娱乐发行

因为台湾早期像猪哥亮歌厅秀等综艺节目里,有许多「情色」和「大尺度」的玩笑桥段,甚至会将台语歌改编成较为十八禁的内容。为结合电影里黄启文重粉味的设定,林生祥想到电影《荒野大镖客》曾在台湾民间被挪用成荒野大嫖客,所以决定引用这个谐音梗,将《荒野大镖客》配乐中的口哨元素结合「台东人」这首歌,以及布袋戏的敲锣开场元素,结合电月琴、Bass、电吉他和鼓,写成「跟着董事长去冲浪」这首歌。多种元素结合,彻底表现了老闆荒唐的私生活。

「我想到了The Ventures的冲浪音乐,电影里头的董事长带着拉丁混血女孩在隧道的联通道冲浪,灯光一闪一闪,融合成冲浪音乐风格的曲子。」歌名的部分,因为这首是为了「老闆/董事长」做的主题曲,所以用了「跟着董事长游台湾」一样格式的名称,改编成「跟着董事长去冲浪」,只是这里的董事长冲的不是浪,是女人。电影里有一段老闆和性感女子在隧道通道做爱的片段就很能体现这种冲浪感。

片尾曲引经据典,以「佛」贯串剧中人生

片尾曲的曲子是「有困难呢」,歌词的部分,林生祥找了中文系毕业、也有深厚台语文底蕴的大学学姐王昭华帮片尾曲填词。在《大佛普拉斯》里,「大佛」作为全片最指标的视觉意象,所以歌词就引用佛经来叙述剧中人生。

为片尾曲填词的王昭华,本身也有涉猎佛经,像歌词里面「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那段就有引用到佛经的典故。而歌词也和剧情息息相关,像「无代誌」这句也是从大师谈话里出来的,王昭华在看完电影两天后就写完歌词了,内容几乎没有改,功力相当深厚。谈到唱这首歌的过程,林生祥表示,因为自己是客家人,所以「在唱的过程中,现场由黄信尧导演和录音师徐玉光帮我矫正发音,录音才得顺利完成。」但最后呈现的客家腔的台语演唱,也让这首歌多了与众不同的味道,这也是看完电影后,观众最深刻的印象之一。

体验到录音生涯新高点,林生祥:「这是我二十年来做过最好的录音!」

「到了这里,配乐的整体面貌大致上已经成型,看了看曲子的数量,我忽然想到发行配乐专辑的可能,在我的音乐生涯里还没有发行过配乐,我对这件事有所期待。」于是林生祥将所有写好的曲子,同步传给「生祥乐队」的乐手们,贝斯手早川彻、吉他手大竹研,而平日合作的鼓手福岛纪明由于档期的关係,未能参与本次的配乐演奏,所以找了树叶来担任这张专辑的鼓手。「这张专辑的乐手必须要拥有强大的即兴能力」林生祥说,而曾到比利时学习爵士乐的资深乐手树叶正符合这样的条件。

在彩排之前,为了让日本乐手早川彻、大竹研能够了解这部片的剧情,在英文字幕出来前,由拍摄团队在电影播放时,一边翻译对白给他们听。「了解剧情是乐手的基本功,唯有这样才能清楚在演奏时的情绪要怎幺走。」接连三天,林生祥与乐手们对着电脑萤幕开始一首一首编曲,在结束彩排后进了丽风录音室开始为期三天的录音。

在开始录音之前,生祥跟锺孟宏谈好决定要发行这张电影配乐,所以在录音的时候共录了两种版本,一个是配合影像的电影版本,另一个则是原声带专辑版本,两者只有结构上的差异,但精神架构是相同的。

在丽风录音室里面,有一台英国的经典器材console Neve VR48,48轨,那台机器非常昂贵,在90年代就要60万英镑(约3000万台币)。由于这台机器太过昂贵,台湾只有2台,一台在丽风,另一台是史撷咏老师所拥有,在史老师过世后,这台机器就变成丽风那台的零件,所以严格来说,台湾只剩1台了。

由于都更,录音室即将搬家,这台机器也即将走入历史,除了Neve,其他录音室也有SSL 48轨的机器「但其实一般录音用不到这幺多轨,像这样一台机器等同于买房子的钱,成本还是很高的。」生祥说。

「在录《大佛普拉斯》原声带时,由于使用的是一般的监听喇叭,所以当时没听出录音和过往录音有什幺差别,直到录完寄给长期合作的德国录音师Wolfgang后,他听了马上打电话来,还惊讶地问『生祥你是在哪里录的?』他说之后也要去录音室参观一下。」当录音成品从好一点的音响播放后,那种高品质录音的细緻感,聆听起来是很享受的,「这张原声带因为录音品质太好,所以后期几乎没有什幺修正。我得说,器材还是很重要的,这些器材绝非浪得虚名」在和生祥的访谈中,强烈感受到这次录音带给他的惊艳与冲击,也让人更加期待原声带的发行。

做配乐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即使过程艰辛

林生祥说,这次是第一次和电影有这幺深的结合、对话与交战,「导演没给我很多限制,有很大的发挥空间,这部配乐我做得很开心」。当时配乐写到快结束时,由于曲子数量超出製作团队预期,製片阿忠说:「生祥,这不是商业片,曲子量不用这幺大啊!」「我很喜欢教父的配乐,教父的音乐一出来,会马上让人想到电影和黑帮,连结性很高。」对林生祥来说,他在做这张电影配乐时,也是抱持相同的想法,他希望大家听到旋律就能想到这部电影,这企图心是有的。

「这张配乐丰富了我的创作生涯」,从生祥的眼中,感受到身为一个音乐创作者最原始的初衷,做音乐,果然是很开心的一件事啊!

原声带已于5月20日正式发行,可至下面平台购买

实体专辑:博客来、五大唱片数位专辑:iTunes、KKbox、myMusic、iNDIEVOX、Spotify、虾米音乐

《大佛普拉斯》原声带封面如同片名,以一尊手绘大佛为主视觉,没想到原声带上架时,就被摆在宗教音乐区了,各位乐迷想找该张原声带别走错区了喔(误)。

《大佛普拉斯》创作过程处处是梗:专访林生祥如何大玩电影配乐

相关推荐